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年少,书香满怀

快乐博客,快乐进步,快乐成长!

 
 
 

日志

 
 
关于我

96个青春少年手牵手,肩并肩走来啦,留下一路的欢声笑语。我们在这片天地里挥毫泼墨:诉说我们的生活故事,抒写我们的诗情壮语,记录我们的成长足迹。让我们一起在这片属于我们的天地中快乐博文,快乐生活,快乐成长吧! (梁超供稿)

网易考拉推荐

(胡恩豪)《青春那些事》第一章:锋亭序章独徘舞  

2012-04-15 10:51:36|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楔子

任岁月风干那段青涩的岁月,谁可以全面地诠释,什么是青春,什么是爱情,什么是兄弟,什么是人的梦想呢?答案飘渺。已经不清这是第几次站在自己家的阳台上斟酌着人生和命运的绳索。看天与地,那么庞大,才明白一切都是那么壮丽,壮丽得让人窒息。低头私语,与影成双。方明自己只不过是一粒宇宙浮尘。又一个人在感悟,寂寞感如约而至…… 望红绿灯闪烁,望人头攒动。喧闹的锋亭街,是衬出我的空虚吗?看在人海中的她,那耀眼的蓝外套。又在犯贱的想她。是的,是她。一个让我喜让我忧的女孩。一个让我快乐让我痛苦的女孩。一个让我感动让我心伤的女孩。以前,是她与我。现在,只剩下我和我。自己的右手牵着自己的左手。


 

【一】.锋亭序章独徘舞

 

 

>>>Ⅰ.

我叫卓小米,住在锋亭街道。
我,是一个疯子,一个彻彻底底的疯子。
在我很小的时候,爸妈便对我说:“小米啊,你将来一定要好好的读书,成为一个有用的人呐。”于是,我知道我的肩头扛着一样叫期望的东西。
后来啊,我从幼儿园进化到小学,又进化到初中,现在是初二的一个学生。在锋亭市内的第一重点中学学习。
锋亭中学,是一个人人都想要进去的地方,但我考上这好像一点压力都没有。其实,这儿也没什么不一样,也就一般。不过我倒挺期盼可以像那流浪者一样的漂泊,但现实不允许。
说到学校。特有名的就是那小花园中陆小五提得锋亭序章。岁月在其烙下痕迹,陆小五的字迹有点模糊,但依稀可认。上面的内容很简单,只有几行小诗:

的卢肆虐南飞雁,闻起雎鸠心独伤。年少言爱情易逝,谁人不傲枉少年。

陆小五是一位有钱人。但他已经九十高龄。没人能读懂他的这首七言诗。他放言:谁能在他的有生之年读懂他的这首诗,可获其家产。
他有钱到什么程度呢?就是他的弹指一挥间就可以影响全球经济,用富可敌国来形容他,那可太屈辱他的家产了。
我还记得很清楚,这个锋亭序章钱的她,还有那一切属于我好她的记忆。
原本说好的每月17日来此相聚。那时我与她以茶代酒,数星望月,谈人生扯理想。
现在呢?
只有那些遗落的美好陪着我,同时还有那冰冷的石凳。
我一个人守着一座城,等着她。
等到的是一天有一天的心伤与疲惫。还有她那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我们分手吧。”
我笑着哭,哭着笑。忍着那不可分割的情痛回答她,好。这是我给她最后的疼爱。
她说,我们不合适。转身却泪如雨下。
我说,我们以后不联系。转身离去,却转身撞上她红润的眼眶和硬咬着的嘴唇。欲言又止的神态。我告诉自己,自己放下面子放下尊严放下一切的想要好好的对她,但换来的只是一句我们不合适。这难道就是所谓的爱情?
锋亭序章为何这时凝霜?天空为何突降暴雨,阴云遍天而久久不散?是为我的情而叹,是为我的情而落吗?是被我的无奈与不甘,可又不得不接受的事实而同情吗?
思念一个荒废的名字,相思成为一种煎熬。那么,是不是可以停止无止境的想念?我告诉自己,不能再想她。但我发现我真的无能为力。
这种情绪陪伴了我一个月左右。我时常一个人在锋亭序章前发呆。在这一个月中,我认识了她。她叫余荧希,是高二(2)班的文娱委员。也算是一个美女。与我隔班,我在高二(1)班。
她时常一个人捧着一本书在锋亭序章前阅读。她有时也酌其上的四句诗文。但她总是沉浸在一个人的世界中。
那一天。微风无雨,阳光微满。我一如既往的在那锋亭序章前发呆。她正巧也在酌诗。
“的卢肆虐南飞雁。”她念。
我那时心中惆怅,不禁叹息一声:“哎。”
“闻起雎鸠心独伤。”她念。
我沉默。
“年少言爱情易逝,谁人不傲枉少年。”她继续念。
我那时百感交集,竟然神经错乱地来一句:“怎一个愁字得了?!”
她看了看我在45°的阳光下伸出手,骄傲地对我说:“我叫余荧希,二班的。”我也乘机细细的打量了她。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很是好看,高挺的鼻子还有那小巧的嘴巴。怪不得都说她是个美女。看来小道消息也不是全部不能信。我也伸出手,郑重的握了一下她的手。接着她的话说:“我叫卓小米,一班人。”
“我知道你是一般人啊,我还是地球人哩。”
“你们二班的人都和你一样二吗?我说的是一班人的一,一班人的班,一班人的人。”
“哦,不过你好像什么都没说。”她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你真二。”这一句好像犯了她的逆鳞,只听见她字正腔圆地对我咆哮道,“滚!”
“哦。”我转身离开。
“回来。”她又大叫。
“对不起,滚远了。”我的背影对着她,没有情调冷冷地说到。
“我是叫你来回滚,不是直线滚!”
好吧,我被她打败了,我们也就这样很狗血的认识了。


>>>Ⅱ.

蓝天白云,阳光明媚。这么好的天气,不在家睡懒觉真是太可惜了。于是,我爬回被窝,开始酝酿着这么大睡特睡。
到了床上却睡不着了。今天又是17日。还是星期天。我又想她了。虽然表面写着不在乎,嘴上说着无所谓,其实心里很在意。今天,是单身一个月多17天的日子。
时间是一剂良药,可以飘淡伤痕,可以减轻痛苦。我想,我应该尝试着将她忘却。
对自己的不好的人,何必太介怀?
可为何依然巴不得想见她,情不自禁地在脑海中翻阅曾经在一起的美好呢?
我卓小米,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男子汉,为何如今这般矛盾?思前想后,还是去吧。
去锋亭序章。锋亭中学的小花园中。
一切没变,但我的视线中竟出现了她。这是一种讽刺吗?一种另类的示威吗?我正想今日一游而扫除有关于她的一切,却有戏剧性的出现了她的身影。
我躲在那矮矮的树丛之中。
她端着一本书,抿着一口茶。还是老样子。可就在两个月之前,我和她还是那么的如胶似漆。
“亲爱的,你说我们会在一起多久呢?”她顽皮地眨着眼睛问我。
“不知道……”
“你坏死了,到底多久啦~~~”
“这个,听真话还是假话?”
“先假话吧。”
“不知道。”
“那真话呢?”
“你确定要听?”
“恩。”
“那好吧,说真的,我还真不知道。”
“你到底说不说?”她有些小愤怒,双手开始插着她的小腰,假装恶狠狠很生气的样子。
“好了好了,亲爱的,别生气别生气。”我见势就收,“我们会在一起,从花开爱到花残,从红颜爱到白发。”
“哪朵花呢?”
“如花!”
“你怎么不去死!”
“我死了谁给你幸福呢?”
“那倒也是。”她笑了,脸颊边升起两团红霞,久久不散。她从保温杯中倒出一杯茶,递给我。我笑着喝下,一下子又喷了出来。她一脸得意的对我说:“刚刚忘记提醒你了,刚刚泡开的……”
“你怎么不去死?”
“我死了你给谁幸福?”
“那倒也是。”
我们俩又傻傻地对视着,然后痴痴地笑。
而现在呢?
隔着几米路,却是两端人。她还是那么美,美得摄人心魂。她依然那么优雅,让不亵渎不得。
她好像发现了什么,朝我所在的树丛这个方向看看了。然后走了。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红色,耀眼的大红色在这片树丛中特别耀眼。顿悟,为盒今日不穿绿外套!
她走的匆忙。从她的书中,落下一张纸条。看她好像已经走远。确认了一下,上前去捡起那张纸条。


>>>Ⅲ.

纸上的内容很简单,全是些可有可无的。是卓小米卓小米卓小米卓小米卓小米……全是我的名字。我仔细端看着她的字迹,发现在右末端还有一行秀丽的小字:
对不起,我爱你。
这是为什么?既然爱为什么不在一起?这样的折磨,真的伤不起。我一个人留在锋亭序章旁。那句“年少言爱情易逝”撞入眼帘。
独徘于锋亭序章,心中隐乱愁如麻。阳光明媚却刺眼,喜鹊欢语胜嘲笑。谁道年少不懂爱,因为心中本无爱。哎,独人独语独徘徊。前路漫漫无知音啊!一阵声音打破了我对她的追忆。
“小米,是你啊。”我听到那神经绝对大条的领班女余荧希。
“怎么了?”我收起悲伤,强颜欢笑。
“这么巧啊,怎么看你今天气色不好?”
“我还看你骨骼奇特,面相红润,真是一朵奇葩开得红艳艳啊。”
“哪个界的奇葩?”
“神棍界。”我开始有点好心情。
“卓小米!”然后我看见一片麻雀被她这惊天地泣鬼神的吼叫给吓跑了。在这种危急关头岂容我三思。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撤!
我迈开步子朝锋亭序章的左侧跑去。没跑几步,便被她赶上了。神啊,这是正常的女人吗?我在心中给她下了一个非人类的定义。
“哈哈,卓小米,我抓到你了。”
被她抓住,哎。认命哉!我闭上了眼
我在努力地做好面对死亡的心理准备,谁知我的脸上却传来一丝清凉。我做了什么好事?这个女孩莫非在亲我?我上辈子积了什么德?这个女孩在亲我?我睁开眼,却看见她拿着根带着树叶的树枝在**的脸。好吧,我开始认同同班的安子轩的看法:余荧希是个神奇生物。
“卓小米,感觉如何啊?”
“你妹的,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你猜啊。”
“树枝。”
“错!”
“一根树枝。”
“错!”
“一根有叶子的树枝。”
“接近正确答案了。”
“一根有叶子,叶子沾过水的树枝。”
“正解!”
“你妹的,你有强迫症吧你!”
“我妹没强迫症,你又不是我,怎么会认识我妹呢?我妹她天真烂漫,活泼可爱,人见人爱。走到哪里便把欢乐带到哪,受尽人的膜拜啊,可是膜拜啊。最近有一男的痴情于她,还送了只猫给她,她都不接受。我妹不愧是我妹。我妹那么有爱,健康。怎么可能会有强迫症呢?”
“弱弱问句,你妹是谁。”
“我妹啊,这个告诉你干什么呢。我妹那么霸气,这么可能会有强迫症!”
“一定有,有其姐必有其妹。”
“没有,我妹我难道不了解吗?”
“你妹的你妹还就你妹的一定有,你妹的,我说有你妹就一定有,你妹的,我说的,你懂不懂?”
这孩子总算安静了,哈哈。看样子,我胜了一战。我正欲昂首挺胸阔步向前之际,耳边传来她那飘渺的声音:“我根本没妹妹,哪来的强迫症?”
倒……


>>>Ⅳ.

这一夜,注定难眠。
她为何说:“对不起,我爱你。”
因为有了因为,所以有了所以,何必又曾何必?
我自己给自己画了一扇反锁的窗,囚禁自己于无期。如今依然走不出阴影。死党安子轩又打来电话。
“你还爱她吗?”
“恩。”
“她还爱你吗?”
“不知道。”
“那为什么如此偏执?”
“不知道。”
“分都分了,又何强求,强扭的瓜——不甜。”
“现在连强扭瓜的机会都没有。”
“小米,你失去的是一个不爱你的人,而她失去的是一个爱她的人,所以是她的损失,为什么不试着忘怀她呢?新欢可以代替旧爱。小米……”
我挂掉了电话。
新欢吗?没有人是不可代替的,是吗?那么留下的那些散落一地又裂痕布遍的记忆呢?
一个人窝在被窝里。听着伤感的歌,这一夜,与心伤共舞。我不知道是我的心太小还是我的泪腺太敏感。
一夜过去,我的那张床上的枕头湿了。原来人体中可以有那么多的水分!可以浸湿一个死去的灵魂!
回品安子轩的话。新欢?还是算了吧,那只是另一场心痛心酸心累的开始。不知是哪个伟人说过:爱情,是幸福的种子,也是痛苦的源泉。
这一真谛,我已体会。


>>>Ⅴ.

一如既往的周一,一如既往的上学,一如既往地步行。只是右手边少了一个她。没有昔日的欢声笑语,没有昔日暖人心扉的亲切问安,只有朝阳相伴,孤影相随。
“小米,你竟然挂我电话!”一到学校安子轩便冲我咆哮。但当他看见我浮肿的眼袋,微黑的眼圈,反而显得内疚。我冲他笑,“谢谢你,子轩。”
然后一如既往的一如既往。窗边的风景显得无味。我掏出镜子,强颜欢笑地给自己一个难看又做作的微笑,然后告诉自己:
即使再忙,也要挤出时间微笑。
我决定下决心地去忘记她,忘记和她的一切。卓小米,你可以做到!又是一个难看又做作的微笑。
这时,前桌丑三拿起我刚放下的镜子。对着镜子说:“魔镜啊魔镜,告诉我。谁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然后他撩了撩他那额头上残留的几缕毛发。
经典诞生的时刻到了。
子轩从前而奔至座位,路经丑三地,肘部微陪丑三手。镜子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碎了。
安子轩来了一句:“多么诚实的镜子啊!”
全班爆笑如雷,我也笑了。丑三人如其名。如果评价一个人的长相10分为满分的话,那么他最多得0.03分。补充一下,小数点后省略N个0……不过,丑三是个好人,他有着一颗善良的心和特殊的幽默感。更有超强的智商。更是全校赫赫有名的怪咖,在全校排名第一的怪咖。但他学习成绩却是倒数第一,但有什么奥数啊什么的高智商竞赛他一参加,第一名都是他的。
得到的奖金又全都捐出去……
如果评价一个人的怪癖10分是满分的话,那么丑三就可以得10分。用流行点的词汇来形容他,那么“科学怪人”这一美称也非他莫属了。
然后这一天又是一如既往地过去,没有留下一点痕迹。老师的讲解,全是什么莫须有的东西。我已自学完整学年的教科书,应付考试不在话下。


>>>Ⅵ.

又是一个人撑着一把黑色的伞,站在锋亭序章前。我驻足而观其上的四句诗:的卢肆虐南飞雁,闻起雎鸠心独伤。年少言爱情易逝,谁人不傲枉少年。这是一首多么矛盾的诗啊!
等我到的时候发现怪咖丑三也在那里。他注目而观,咬文嚼字。面部表情变化无常。怪咖就是怪咖。谁会懂他,谁会懂我呢?
突然,一个人影撞入眼中。是她,她是那么的平淡。她走到我面前,递给我一张纸。我接过来一看,是空白的……但明显有着撕痕。她用透明胶布又给粘回起来。
我懂了。破镜重圆即使圆,圆地再完美也回不到从前了。再怎么认真仔细的拼凑,也恢复不到原来的美好。这些伤痕,在明处依然会被曝光,显露的一览无遗。
她走了,不带一句话。我愣了好久,但被怪咖丑三的声音唤回。
“疯子,她给了你什么?”
“怪兽,就一张纸。”
“上面写了什么。”
“什么都没写”
“哦,哥们,节哀吧!”
是的,多谢她的绝情让我学会如何死心……
“疯子,你说这么好的天气,为何不听风听雨,吟诗作对呢?”
“怪兽,你又玩不过我……”
“那我们来玩玩吧!我先来。怪咖丑三顿了顿,对我伸出了他那高傲的中指,“风吹雨淋心中情。”
“此意缠绵难言述。”
“那就可以不用说。”
“作贱思她千百回。”
“不如千年等一回。”这个时候我听见了怪咖的放屁声。随口道:“怪咖你又在放屁。”
“我放屁来你来闻。”
“一股腥味还作呕。”
“那是仙气你不懂。”
“如被此气熏一回。”
“飘飘欲然成神仙。”
“怪兽,你可以再不要脸点吗?”我对他温柔的说道。
“这个,这个,这个要求真的可以满足你。”
我多想喝口酒精烧死他!!!!!!


>>>Ⅶ.
安子轩又抽了。竟开始研究诗文。并立志破陆小五之诗。我突然对他肃然起敬。当他说拿到那笔陆小五的家产之后,他早上就买两碗豆浆,买四个肉包。豆浆喝一碗,摔一碗。肉包只吃皮不吃肉。我听完之后,是多么的想一巴掌把他抽得跟电风扇一样,让他来个自由旋转……
于是乎,便可以每天看见安子轩这撮鸟拉着我去锋亭序章前研究……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