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年少,书香满怀

快乐博客,快乐进步,快乐成长!

 
 
 

日志

 
 
关于我

96个青春少年手牵手,肩并肩走来啦,留下一路的欢声笑语。我们在这片天地里挥毫泼墨:诉说我们的生活故事,抒写我们的诗情壮语,记录我们的成长足迹。让我们一起在这片属于我们的天地中快乐博文,快乐生活,快乐成长吧! (梁超供稿)

网易考拉推荐

(蒋婧缘)生活的还有一个名字叫幸福  

2011-08-26 18:06:09|  分类: 青春·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目录

【一片美景是幸福】

小村的黄昏……………………………………………………………………………

 

 

 

【一段回忆是幸福】

 

2、常回家看看…………………………………………………………………………

3、那一场电影值得回味………………………………………………………………

4、书卷上的脚印………………………………………………………………………

5、炊烟…………………………………………………………………………………

6、那一片星空…………………………………………………………………………

 

 

 

【一次疯狂是快乐】

7、难忘的决定…………………………………………………………………………

8、…………………………………………………………………………

9、蚊子进行曲…………………………………………………………………………

10、那一次,我真的很棒……………………………………………………………

 

 

 

 

 

 

 

 

 

 

 

小村的黄昏

  

夕阳浅浅地栖在树梢,却被归鸟的家常话吵醒了,鸭子的声声啼叫留住了暖意,扁扁的脚蹼在流动波纹之间上下穿梭,偏要把这五彩的暖意意识进一江春水里,千古传诵。

岸边的芦苇,被风牵着轻轻 摆动,发出原生态的和声,我站在芦苇丛里,感受着细暖的土地的触感,衣角随着风和这片芦苇同频率的摆动,恍然间,自己也仿佛这芦苇丛中的一棵,感受着风的肌肤,听着那从远方传来的奇闻轶事。风止了,这宁静才刚喘了口气,一群孩子喧闹着走来,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麻雀在电线杆头叽叽喳喳,似乎正与那全村都听得见得广播争着报导新鲜事儿,但又在这浓稠的暮色里,那声音怎么也化不开,,覆在了人们的心上,一种让舒坦的倦意涌到了嘴“啊————”一个长处的哈欠挤出了张得老大的嘴巴。

一个老伯坐在门前,望着被夕阳映红的云儿在天空悠闲地漫步,看着枝上鸟儿抖着羽毛,他好像是一个“独钓寒江雪”的渔翁,明明置身于江水之间,可又如如同置身事处,时而悠然一笑,颇有仙风道骨,他钓的似乎是快乐,哟!他咧开嘴大笑了,这次钓上的似乎是条大“鱼”啊!

“啪——”小河边的洗妇高高地扬起棒子,宁静又被打破了。

太阳西下了呵。

一缕缕炊烟升起。

人们围在桌边食着满桌的欢乐。

夜,又在一片喧嚣中沸腾。

 

 

 

 

 

 

 

 

 

 

 

 

 

 

 

 

 

 

 

 

 

 

 

 

常回家看看

 “一个月前,初识这个博客,总觉得有一丝温暖,这是我们的另一个家,在这里,我们留下了童年的脚印,在这里我们用键盘敲出了美好的记忆,在这里,我们懂得用欣赏的眼光去看待别人智慧的结晶。”这是大约一年前的我对博客的印象。

    当时光匆匆而过,当博客的等级刷刷地往上窜,当同学们的文章又上了一个台阶,当我意识到自己的名字已经在这个博客里沉浮了已近一年,才不禁感叹,我们在这个网上的家里渐渐成长了不少。

   或许在这儿我已经不知不觉地成长了许多,但最令我难忘的成长,莫过于读了“青春.读吧”栏目中的《三峡》。自小学的时候开始,我似乎做什么都爱全力以赴,特别是在写作文方面,当我一拿起笔,当手指摩挲着那带有独特气味的作文纸,思绪就可以汹涌而来,我仿佛是在编织一个小世界,每一似属于这篇作文的空气都该被珍惜,当我回过神来,密密麻麻的文字早已填满了格子,还带着无论什么季节都会出的手汗的湿气,有着一种熟悉的化在这些文字里的咸味,仿佛是随着汗水,那文字自然而然地流淌了出来,而心里只有几个简单的字:我想写,我要写。每当写完了一篇作文,就像随着心的方向自由地狂奔了一千样痛快!

  但当我进了初中,似乎就忘了这一份全力以赴、那种极具有紧张感的痛快,而开始追逐浮华的修辞,以前那种丰富多彩的文章不复存在,以前各式各样的评价全变成了几个简单的字“描写细腻。”我的文字单薄而无力。

   而正是余秋雨笔下的三峡的水,让我这自以为是的笨笔幡然醒悟,他的文字时而急时而缓,似乎每一处都别有用心,而他,就站在最高处,掌握着这一切,这三峡的水流得,好像每一阵涛声都恰到好处,每一圈涟漪都深思熟虑,让人在他文字构成的世界里流连,就像乘着时光机穿越,当读者还在历史,在往事里回味不已时,他又笔锋一转,又让我们回到了那个喧闹的小舟上,惊险的涛声,与激流下那波澜不惊的背影深意,也足以让人回味无穷,我的眼珠迫不及待地在字里行间转悠,细品,时间似乎不再可惜地流逝,不知不觉文章拉到了结尾,才恍然间惊醒,一种熟悉的感觉自然而然地浮现——痛快!我文!

   常回家看看,去那网上的家里走走,看看自己是不是被语文逼到了死胡同,在原地踏步正high,看看那同学文章里的弦外之音,哪怕是一点点的收获,也会让人想仰天长啸道:“痛快!”

 

 

 

 

那场电影值得回味

 

我的一生将会遇见许多人和许多事,但当时间不断地冲刷,当人潮起而人潮落,手里原本紧紧攒着的回忆,当手掌摊开的时候——所剩无几。

当人潮一波又一波地向我涌来,我又能从中捞起几张熟悉的脸。但是,我唯一想装进记忆的性嚷与我同行的,却是一场40元钱的电影。

小除夕夜,万家欢腾,在表弟的死缠烂打下,我,小姨还有妈妈打算陪他去看《喜洋洋与灰太狼》贺岁片,但当我们走进电影院时,却又被《非诚勿扰2》吸引住了,于是乎,表弟就被三双手从《喜羊羊》的距台上扒了下来,拖进了《非诚勿扰2》的演播厅。

一进演播厅,带着一丝神秘色彩的黑暗席卷而来,晃晃然之间,如同隔世,思绪似乎被什么无形的东西牵走了,游走在迷离而又梦幻的灯光之间,迷迷糊糊地被牵进了座位,随大屏幕的闪烁,思绪跌跌撞撞地走进了世界里————

阴雨绵绵,“人生告别会”几个字静静地覆盖在雨丝之间,如同一个生命的撕去,消无声息,随着周围此起彼伏的哭声扩散,在这个大得惊人的世界里,随风而逝,经不起一丝涟绮,,这场道别似乎没有一丝悲伤,他说,孙红雷说,他够了,他已经拥有了许多。他足够了。

心里又升起一盏对这个智慧的灵魂的崇敬。

当那个小女孩说“你爱或者不爱我,我的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你牵或者不牵我,我的手就在那里,不来也不去。”

屏幕里头似乎有什么东西,穿过那里大墙,飞进了心里,泪水,随之湿了眼眶。原以为自己会随着时间的洪流四处漂泊,最后剩下的几乎,现在才发现,我一直站在原地,任时间如何冲刷依旧握紧拳头,不松也不紧,无论世界如何变迁,我就在这里,不会因时间的碎影而迷离,不论想留在的东西,止了或是走了,我手依旧在那里,只抓住现在的幸福。我依旧是我。

我握了握妈妈的手,摸了摸表弟的头,拍了拍小姨的肩。

又有什么东西深深地镌刻在了灵魂里。

 

 

 

 

 

 

 

 

书卷上的脚印

 

 

“哗——”风轻轻地卷起了泛黄的书页,深深浅浅的文字在这书海之中自在地漂流,淡淡的书卷味儿刺激着鼻翼,又一份记忆,轻轻地栖息在了心的树梢。

还记得当那小脚丫第一次踏入这片文学大陆的触感,有一种独特的粗糙的舒适感,以及那回荡在历史上空的依旧带着那份稚嫩的呼唤,那时我给初次阅读的比喻很恰当,“读书就像啃夏天的大西瓜。”大口咬下去,甜的汁挟杂着冰凉,一下子让被人发热的头脑复活了。

   那时我在背后那一连串脚印的开端,浅尝即止,可依旧是回味无穷,让人不禁开始幻想,这个大西瓜里头的汁儿还会有多甜,于是就甩甩脑袋,大口大口地接着啃,《静夜思》就是我开始啃的第一首古诗,李大诗人的文章读来的真带劲,一个不留神,就被带入了那个月光冷冽的相思夜,千古酿成的月光静静地飘洒,一种流光的月影于结霜般的床畔流淌,广寒宫的彻骨冷意袭来,儿时的我顶着酷热,看着汗珠在我的鼻尖上闲逛,读到此处,不禁大唱“李白都这么凉快了!还矫情什么啊?”

  现在的我读起这篇文章,那浓稠的相思才从那儿时钦羡的清冷月光中渗透了出来,却始终化不开在心头,那竭力举头望明月,努力想象故乡的一杯游子之情,我这才轻呡了一口,纵观诗人的境遇,历史的背景,那一小杯的乡愁,倾泻万里,那固守已久的坚强,轰然决堤,小时那被我指着鼻尖大笑的明月背后,拨云见海,汹涌的万丈具浪令我膛目结舌。

以前我印在这首诗上的脚印又被深化了,较大的脚印倚着较小的,那熟悉的土地的触感依旧,前方远方,又回荡着略带童真的朗朗书声。

 

 

炊烟

  当夜幕降临,乡间的烟囱里总应时而起了一缕缕炊烟,虽说现在也不再常见了,但你看见那条连接天和地的线的时候,总忽然会想起那熟悉的回家的路。

  小时候总喜欢坐在灶台旁边,看着大人们忙上忙下的样子,不仅是因为为了在表弟之前先填饱肚子,也总喜欢看着木柴被火烤出的,吱呀吱呀热的变成一个个红色结晶,听着那个声音,就总觉得好像有个小孩在我面前大快朵颐,也听得我口水直流,火舌熟练地舔着锅底。我的饥饿感好像此刻顿时爆发了出来,嚷嚷着:“好了没?好了没?”过了一分钟又继续嚷着“好了没?到底好了没?”直到妈妈忍不住大喝,才肯罢休。一屋子的大人总会那么带着一丝我参不透的意思会心一笑,而外婆总是一面笑着,一面说:“乖,外婆快点烧啊。”然后那温暖的火苗就会顿时旺了起来。

  外婆烧菜的方法颇为豪迈,一口足有我家的锅2倍有余的大锅,用碗装的调料,而外婆总喜欢从水桶里随手舀上满满一大瓢水,刷的倒到锅里面,然后那口大锅,就会发出滋滋的脆响,感觉有一种特别的排场,外婆把菜倒进锅里,翻炒了几下,那带着诱人的香气的白烟就会充满了整个屋子,连苍蝇都隔着沾满了灰尘的玻璃嘴馋地往里头偷看,那道熟悉的炊烟,带着那熟悉的气味,悄然绽放在那个乡间平凡的午后,而那不平凡的亲情就这么深深地映在了脑海里。

  外婆端着菜,急匆匆地放上桌,却没有工夫擦擦自己脸上的汗。她扯着嗓子喊道:

“开饭了!”

 

那一片天空

 

 

 

风的梦话吵醒了叶子,它轻轻地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那夏日特有的蛙鸣就化在了夏天的湿气里。 我隔着头上的绿叶,看着那呗染上绿色的睡眼朦胧的星星,半倚着天空,咧开了缺了门牙的嘴冲我笑着,忽然又想起那个老房子头顶上的无边无际的天空,那儿的星空,单纯得只有星星。偶尔会有不知名 的小鸟破了音的叫声,然后那片天空,就哄然而起了极不整齐的笑声。而我们最爱玩的,莫过于烤果子这种又好玩又有好吃的事情了。没有干巴巴的水泥地,大大小小的石头就随处可见,几双全是烂泥的爪子搬着并不重的石头,不一会儿,一个简易的火堆就搭好了,表姐是个烧烤的老手,把从爷爷那偷来的火柴架好,把报纸给胡乱塞进去,一手挡着没有遮挡物而一路呼啸而来的风,手指不断地按着,小小的火苗就窜了出来,把脸映地通红,表妹兴奋极了,早就把几个拇指大的红薯准备好,火渐渐旺起来,红色的火苗慢慢地包裹住了火柴堆发出吱吱的响声,让人不禁开始遐想那金灿灿的红薯被烤的发出香气,,那种香甜的味道在鼻子里直窜,让人的口水不由自主地增多,然后大口咬下去就会有一种啪嚓的脆响,然后香甜又有一种炸鸡翅般香脆的味道就开始在嘴里蔓延,在露天的环境下啃红薯真是种享受,只要没有两双饥饿的好像要把什么都吞了的眼睛,那一定是很完美的,我们就这么瞪着火堆,我几乎可以听见旁边的表妹咽口水的声音,木柴渐渐褪去了本来的颜色,红得让人睁不开眼睛,仿佛一触就散了,平常总是疯疯癫癫的我们此刻却安静地守着篝火,仿佛那美丽的火苗,一吵,就散了。风一吹,那美丽的火花就扬起,盘旋,翻舞,然后渐飘渐远……

  “看!火苗变成星星了!”表妹扯着嗓子喊道。

   “呵呵……”我不觉笑出声来,童年又被风扰乱了,渐渐地淡去、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我望着天上的星星。

   星星不再散漫而自由了,它的名字和身旁的同伴一起变成了简简单单的几个字。

  我不再那么幼稚而自由了,不会在外面弄得满身是泥,盯着一堆火,在酷热的夏天,傻傻地咽口水了。

  世界大了,我却小了。

  知道的多了,心却空了。

  不会再因为一件小事儿乐上半天了。

  早从别人那里知道时间的洪流给了我们什么,就会冲走些什么。但当我读到自己童年的结局的时候,却还是有一种失落。

  但是,我必须长大!

  于是,望着这一片天空,我笑了。

 

 

 

 

 

 

难忘的决定

我闭着眼睛,趴在窗边对着那蓝蓝的天空发呆。

“嗯……”

“怎么?这次社政又考到90分下了?”

 妈妈习惯性地拍了拍我的头,登时在我身边坐在了下来。

我把牙咬的麻麻的,喉咙口仿佛有一团怒气堵在那里,让此时的我像一个快要爆炸的气泡,被一种让人极厌恶的东西塞在里头,却又被这极度灿烂的阳光包裹着,让人发不起脾气来,可是我有一种预感:下一刻,我准是会爆发的!

 但现在的我,却把牙咬的死死的,一张口,似乎就能喷出火来。

“再让我猜猜,这一次啊,估计阮湛茵考得不错,全班普遍比较好!”

妈妈的眼睛滴溜溜地转着,这一次冲我笑得更灿烂了。

又对了,怎么?老妈咋会这么神啊?

我此时真蒙了,气顿时消了大半。

“得!这次我不怪拟!你看,这不什么事都好好的吗?好啦!你再这样,我就去楼下拿个水壶放你头上,这热度,准能煮沸了!”

说完,转身作势要走。

“喂!”我嘴不禁勾起了个弧度。

“给我带杯水”

“小的遵命!凉的加糖是吧?”

我又被老妈给收了,这家伙对我的一言一行了如指掌,咱这辈子啊,估计逃不出她的手掌心了。

  “对了,今晚你妈回来的早,就做她喜欢吃的,她喜欢吃什么?”

脑子里好像被抽空了一样,一片空白,妈妈喜欢什么来着?我的脑子里只有那往我碗里夹菜的手,那双手常往哪盘菜伸来着?

    我一无所知……

眼前又显现她对我的了如指掌。

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就像问我的名字一样平常。

    可我竟答不上来。

   妈,我决定开始了解你,就像你了解我一样……

 

 

 

 

 

 蚊子进行曲

  夏日来临,暑气渐渐地蔓延,当池塘里又溅起了阵阵蛙鸣的时候,当人们都陶醉在夏日的别有风情的时候,随之而来的,还有我们浩浩荡荡的蚊子大军。

  “嗡——”我挥舞着刚长出来的翅膀,在温暖而又富有诗意的夏天,开始了一只蚊子的光荣事迹,明亮的灯光,照的我的翅膀闪闪发光,我的影子在那地板上浅浅地映了出来,于是我就穿梭在黑暗里,放慢呼吸,静静地寻找着我的猎物。

  “呼——呼————”两个大大的黑洞,突然闪现在了我的眼前,——一个睡着的人在打呼!里头黑洞洞的,只听见风从这里头灌了出来,然后又有大量的空气又钻了进来去,我只觉得,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把我推着冲向那个黑洞。我几乎可以听见我的翅膀似乎下一刻就要被折断的声音,妈呀!我努力地挣扎着,保护着平衡,身为一只光荣的蚊子,我怎么能在没吸血之前,就光荣殉职了呢?”,眼前忽然又出现了我对未来的想象,为了梦想,我怎么能够放弃呢?我使出了全身的劲,拼命地拍打着我的翅膀,努力找着自己的平衡点,终于——充斥了那股气流中。

我长章地舒了一口气,那我听来迂回而又意韵深远的“嗡嗡”声又响了起来,一阵香甜的味道忽然又传了过来,我几乎听见了自己下意识狠狠咽下了口水,我也可以听见那血液流动的声音,它似乎是在召唤着我,有一种强大的吸引力把我像那推去,我终于明白刚刚那两个黑点原来的人类的鼻孔。

我终于忍不住了,大口的咬了下去。

咸咸的血开始在我的嘴里蔓延。

一只蚊子的幸福生活正式开始。

 

 

 

 

 

 

那一次,我真的很棒

  如果你在在课堂上点我发言,我会有三个表现,低下头,眼睛盯着桌板或书,绝不与老师的眼神相会,脚靠拢椅子,时刻准备坐下,嘴里不知念着什么,总之一般只有方圆二米才听得见。直至老师喊请坐吧,这才大口大口呼吸着人群里的空气。

  直至那一次突如其来的演讲比赛,“你们……谁准备了演讲稿?”班主任扫视着一个个黑乎乎的头顶,“她!”同桌毫无义气地把我供了出来。“好!那就你了!”

  “啪——”如同一个硕大的苹果落地,如果他砸到的是牛顿就会引发万有引力理论,但是很悲剧地砸到了我,后果就是——被啃得稀巴烂。

  “站直!”“大声点!”“说话别晃脑袋!你不是在背书!”“说话有点感情!有感情!不要那么快,那么顺,人家不想听你背书,你是在演讲!”我就这么被从人群里拎了出来,暴露在55双眼睛下,仿佛是一个靶子,无数利箭向我飞来。

  终于——要登上那个舞台。我甚至可以听见自己那极不平稳的微弱的呼吸声,一起那咚咚的心跳,似乎那心跳可以带动全身上下不断地颤抖,又好像有一股寒流,从毛孔里钻了出来,似乎我下一刻就趴在了这个舞台上,真晕了就好了,至少不必被拖上去,周围安静得吓人,什么声音也没有,我好像一个提线木偶,左脚,右脚,左脚,右脚……一步一步向那个高的让人发颤的话筒逼近。到了舞台中心,看着下面都在看我的眼睛,我心里不觉又漏了一拍,刚才迈的是左脚?开头怎么说来着?我长大此刻干枯的嘴,拼命想挤出词来,看见林老师在下面做着口型,我把游弋的灵魂拉回了半截从嘴里终于挤出了几个字:“老师们,同学们大家好……”我努力稳住心里的那没用的颤抖,这不是还行吗?我稍微放松了一点,开始自然地讲话,不知不觉竟然说完了。

  迷迷糊糊地不知是被谁架下了台,我人能感受那那被恐惧和紧张塞满的心,刚放松的空荡荡的感觉,但更让人难忘的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一种凯旋而归的荣耀以及满足,直视远处林老师的目光,我微笑着点了点头“恩,这一次,我真的很棒!”

 

 

 

 

 

 

 

 

 

 后记

 

      幸福就像是空气,她一直都在我们身边,只是从未被发现。

     当风景被雨丝淹没的时候,一把伞就是幸福。

     当肚子唱起空城计的时候,一桌热气腾腾的菜就是幸福。

     当夜渐渐沉寂的时候,一盏为你守候的灯就是幸福。

     当睡意朦胧的时候,一大段唠唠叨叨的八卦是幸福。

     当作业让脑袋发麻的时候,一杯热麦片就是幸福。

     当一切变得迷茫的时候,一句我理解你就是幸福。

     当我想家的时候,一个父母的拥抱就是幸福。

     当你发现的时候,恭喜你,你被幸福淹没了。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