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年少,书香满怀

快乐博客,快乐进步,快乐成长!

 
 
 

日志

 
 
关于我

96个青春少年手牵手,肩并肩走来啦,留下一路的欢声笑语。我们在这片天地里挥毫泼墨:诉说我们的生活故事,抒写我们的诗情壮语,记录我们的成长足迹。让我们一起在这片属于我们的天地中快乐博文,快乐生活,快乐成长吧! (梁超供稿)

网易考拉推荐

(赵卓君)《微雨筹菊Ⅲ》  

2011-08-25 11:51:47|  分类: 青春·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最前面: 

李白诗中有云:“一霎微雨洒庭轩,槛菊萧疏,井梧零乱惹残烟”  ,“微雨筹菊” 四个字,我便是从他诗中所取。我以为,把它们做我的作文集的名字,会给人以清新、淡雅的感觉。

   我不得不说,写作是一件很难的事,因为要用心去写,要小心翼翼地去写,没有题材的时候,还要很头疼地去生活中仔细观察。这就是大多数人不喜欢作文的原因了。不过我想,我们也可以这样去思考,写作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只需要用心去写,仔细地去写,常常观察自己身边所发生的事,动笔时,必定会有一篇佳作。

曾经在书上看过一个故事,讲的是宋朝诗人王安石当年写下了“昨夜西风下园林,吹落黄花满地金。”的诗句,写到此处没了思路,就搁笔出房。恰好此时苏轼来访,见书案上的诗句,不禁哈哈大笑。心想王安石一介诗人,却连景物都不曾细细观察,就下笔题诗。原来那西风即金风为秋令之风,而黄花即菊花开于深秋,且因其耐寒故不易凋谢,又怎会零落满地?一时兴起,不由自主地在诗稿上联韵写道:“秋花不比春花落,说与诗人仔细吟。”王安石见到苏轼的诗句,认为他太恃才傲物、自以为是,于是上朝向神宗密奏,将苏轼贬到黄州当团练副使了。第二年重阳后某日,苏轼去菊园散步时发现园内满地金黄色的菊瓣,这才蓦然醒悟原来是自己不曾仔细观察,反倒笑话他人,不禁羞愧自己见识狭隘,从此虚心向王学习。

我们自然不必像苏轼一般,被贬到黄州去看菊花。然而,对待学问一事,决不可虚心假意,心高气傲。需得踏踏实实,一分一厘地积累起来,才能“修得正果”。写作一事,亦得如此,好的文章,不需雍容华贵的词语去装饰,惊天动地的事例为表态,只要在生活中多多留心,常常积累,用一颗乐观真挚的心去表达,如此一来,好文章,便不难写出。

任何事,都是有“门”的,作文的门在哪里?需得你自己在作文路上,慢慢摸索,慢慢找寻,终有一天,它将为你开启。                        

                                              

                                                                                                                                                                              编者

                                                                                                                                                                                  赵卓珺

 

目录:

 

写在最前面

1.身后的目光

2. 隔壁装修ing

3. 薯条乐 

4.和你的故事不晚安

5.那一次,我真的很棒

6. 那天,我捡到了快乐的钥匙

7. 那声叫喊值得回味

       8.洗碗争夺战

9.凌晨六点的启明星

10. 想象

 

后记

 

                  1、  身后的目光

“路上小心。”妈妈站在门口淡淡地嘱咐着,“哦——”我边扣黄帽边漫不经心的回应着,然后踢开脚架,蹬起踏板,准备出发。

“要去上学了?”记过隔壁时,邻居阿姨笑眯眯地问,“看看你妈妈还在门口望着呢。”我愣了愣,无奈正空着车头,不敢贸然回头,只是冲邻居点了点头,便继续向前了。只是心里有些慌张,妈妈,在门口望我吗?

我缓缓地踩着踏板,心里思索着。忽然停了下来,我猛回头,家门口空无一人,哪有妈妈的身影?大概是邻居阿姨大玩笑吧。没有在意,继续前行。

依然是同往日一般匆忙向学校赶去。清晨街头并不拥挤,人不多,我在红绿灯前停下,脑海中浮现出每日放学妈妈在厨房忙碌的身影,慢慢地切着菜,淡淡的问“回来了?”忽然心头猛地颤动了一下,或许,或许妈妈真的有在门口望我吧。下定决心,明日要留心观察。

 第二天:

“路上小心!”还是昨日那句话,我点点有,骑上车,向前驶去,蹬了几下,忽然想起了什么,脑海里闪过些许犹豫,捏紧刹车,我回头看。就在刹那间,心头只觉一暖。果然哈……妈妈见我停下,以眼神询问,“怎么了?”我深呼吸,摇了摇头。继续向前。

与平常不同的,这一次,觉得后背灼热,一道温和的目光可轻而易举地感知,我骑得不快,有几分留恋地蹬着,给母亲多了些时光,也给自己留了些空闲。

此后的每一天,在骑出家门的一段路上,我都是慢慢地,不着急赶去学校,因为,我知道我的身后有着一道目光。果真是“儿行千里母担忧”啊,妈妈送我出门的时候,总是会叮咛“路上小心”,淡淡的语气,暖暖的乡音,我不确定今后的人生会有多少类似的清晨,能够让妈妈宽心相望,也能让自己体会那一道深切目光。或许今后的人生旅途多风雨,也许我目前只如同刚刚扬帆的小船,但我总会在那路途转弯之前慢慢行驶,因为我知道,母亲投射在我身后的目光不会转弯……

 

 
                                                     2 、  隔壁装修ing

“僕——”一辆面的骤然停于隔壁门前,忽然车门大开,从车上轰轰烈烈下来了六个魁梧大汉,“妈,他们干什么?”我瞪大眼睛问妈妈,“装修,隔壁要装修了。”装修?装修——

 

时间:4月30日,7:20am

 

我睁大眼睛,瞪着天花板。一、二、三,我在心里默念,果然,“哧——”隔壁再一次发出了如此响声,大清早的,他们工人再有力量也不能出来瞎咋呼啊,“哧——”我正寻思着今天该上哪儿避难去,又被墙对面发出的“巨声”给吓了一跳,“啊!”我忽然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弹起来,刷牙、洗脸! 我今天一定要出去躲躲!

 

时间:5月1日,9:20am

 

“所以AB等于CD,CD…”我嘴里边念叨着数学证明题,边拿笔在学案上记下,“叮叮叮叮…”墙的那边传出一阵锤子敲钉子的声音,“叮叮叮叮…”我停下手中的笔,郁闷地翻了翻桌前的日历,上面分明印着“5月1日”天啊,伟大的劳动人民不应该在劳动节好好休息吗?人民政府真是应该劝劝他们劳逸结合啊,“叮叮叮叮…”此刻,隔壁依然不断传出锤子敲墙的声音,我双手支起下巴,凝望远方。

 

时间:5月1日,5:30pm

 

“吃饭喽——”随着妈妈的一声动员,我和爸爸立即奔赴餐桌,俩人拿起筷子就开始了“埋头苦吃”妈妈端来一碗汤,也坐下动筷,“隔壁装修要装到什么时候?”我翻了白眼看吊灯,“大概两三个月吧”爸爸边吃边说,“砰砰——”伴随一阵“交响曲”回答着,“我是说他们今天什么时候结束?”我看了看表,“已经快五点四十了,劳动人民不吃饭啊?” “你急什么,还有俩月呢”爸爸妈妈一致说道。

……

 

随着隔壁的装修,我们家每个人脸上都赫然挂着“郁闷中”三个字。不过生活总归如此,烦恼与幸福同行,或许只有双方之间多一些体谅,才能使生活多一些美好。

 

 

  
3、  薯条乐

望着一冰箱丰富的食物,我无从选择。忽然,在一堆杂七杂八的包装袋里,发现一包印有“美国直薯条”字样的半成品,好吧!那就自己来一次小研发吧!

望着一锅已经烧热的油,我竟端着薯条无从下手,因为刚从冰箱里拿出来,乘着薯条的盘子握着都有些凉,哎,早知,应该先解冻吧…可是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就怪我没有经验啊,犹豫良久,算了,倒下去再说吧。

刚倾下盘子我就后悔了,锅立即“噼里啪啦”地沸腾起来,吓得我连往后退,没有金刚钻就不该揽这瓷器活,我斗胆拿起锅铲上前翻一翻,却不料让它们“闹腾”地更厉害,薯条周围冒着小油泡,“嗞——”的声音一秒也不断地吵嚷,我拿起锅盖盖上,生怕被油溅到。

大约等待了三分钟,锅内的“争议声”渐渐小了些,我揭开锅盖,看了看颜色呈金黄色的薯条,把它们捞了上来,控了控油,小心翼翼地盛入盘内,蘸了蘸番茄酱,一股香香的味道扑面而来,忍不住将它塞进嘴里,外面已经松脆,而且挺得硬的,不过为什么里边还有些凉的感觉?难道我没有炸熟?管他呢,外热内凉也挺好的!我又抓了几根,忍不住大嚼起来。

哈! 其实有时自己动手也挺好的,不必在意结果,只要自己尽力享受过程就是最快乐的!

 

4、  和你的故事不晚安

  

“即便在人生旅途中遭到多少风和雨,总应该有一份信念和回忆是要留在我们心中的。当很多很多年以后我们再回首,也许会知道,当年所追求的是什么。希望这个博客能是我们将来回望人生时的一个驻点。”我用键盘一字一顿地敲下这些字符。这是我在博客日志《晚安,2010》中的留言,是仔细查阅过这一年中所有留在这个104人共同拥有的小宇宙里所有足迹之后的想念。我才发现,原来早已在心中习惯了它。

 点开首页,将屏幕一点一点往下拉,仔细浏览每一张图片,每一篇文章,头一次发现,原来这里已经累积了这么多丰富的内容。想起去年三月开头时,点开它,还只是空空的一片。

 忽然想起刚接触你的时候,当徐老师热情但有几分忐忑地向我们介绍你时,我心中暗暗隐着一些怀疑。一个博客而已,能干什么?每个星期还要多抽出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来敲键盘,空空的首页没有多少篇目,文章下的评论差不多都是互相“借鉴” 的。有些同学卯足了劲儿的转文章,别的同学上课拼命三郎似的举手发言得来的分数就相等于他们随便复制几下的功夫。这样一定会让大家的语文积分失调的。我实在不愿意相信,一个最多在周末浏览几下的网页可以为我们的语文生活带来些什么。

我于是总在周日晚上不情愿地开博客。当我终于发完评论,如释重负地长叹一口气欲关闭窗口时,却不留心的瞄见首页链接上的字幕,《花语日记》,咦,这不是我的文章吗?我好奇的点击,心想会有谁给我留言、评论,刚打开网页,就着实吓了一跳,哇!有好多同学给我留言呢,我忽然迫不及待地涌起一股想要阅读他们的兴趣,发现原来都是大家对我的一些建议,“作者构思新颖,采用了别出心裁的文章格式,关注了生活中的细节小事……” 我细细地读下来,心里充满了得意和感激,在下面的小窗口给作者留言,“谢谢你的关注!”再往下看,有个同学为我提了个意见,嗯,听上去挺有道理的,我仔细想想,的确可以在原文这里修改修改……

 当我给回复完所有为我留言的读者之后,心里做事愉快,原来大家都挺关注这博客的,我是不是太自我了呢?仔细想想,好像自己也关注到了一些平时没有注意却十分细微的写作方面的不足,大家在这个平台上也做了更全面、广泛的交流。原来这博客的作用也是挺大的!

随着接触博客的时间越来越长,每一次写作前总会尽量让自己搁笔想一想,要注意哪一些细节,哪一些是全文的要点,哪一段是要着重笔墨描写的……无形之中,才知道这都是博客这小小平台为我带来的细微改变,却一点点累积成了写作方面的大心得。

伸手看表,已经九点了,妈妈催着睡觉。我只得恋恋不舍的关闭电脑,在心中对它说,晚安。哦,对了!博客,和你的故事,不晚安!

 5、那一次我真的很棒

  

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笔,面前摊开书,我左手支起下巴,无趣地对着一堆作业发呆。

不时地扭动身体,晃了晃脑袋,想让自己寻求到一个舒适的坐姿,可似乎怎样这副骨骼支架都别扭地搭构着。我心烦意乱地在草稿纸上画圈圈,潦草地写着一遍遍的“专心”,但心却已向往别处。

其实这此“别处”非彼“别处”,说白了也就这么…一米来远。“不许回头不许回头”我此刻分明听见心里有个明亮的声音在此起彼伏着,不容许我有任何想法,头脑里隐隐浮现着那小巧、伟大、无法言表的…电脑,倘若能打开它,那…正想着,头脑忽然被黑屏,闪过“快写作业”四个白体大字。咬了咬牙,我一狠心,立即低下头,眼不看心不烦,把握住鼠标的欲望转换成了向前冲刺的动力,盘算起了一道方程式。

朋友,你可曾体会过这种感觉?近在眼前却远在天涯。我现在心里就像有只猫爪子在挠似的,又痒又疼,又疼又痒。不挠不甘心,挠了就更痒,就像在背后被张天师贴上了一道符,是不是想往后转,可每当兴趣打开电脑时,似乎听见了妈妈唠叨的声音,“这么晚了补作业?早上干什么去了?”“快写作业呀,看看都几点了?”“我和你爸出去了,你就在家里安分地写作业”,此时此刻,“作业”就像一块巨石,把我压在下面,翻不了身,也不能动心思。

笔头还在漫不经心地动着,我捂着脑袋想让自己能够清醒一些,但眼前隐隐浮现着键盘鼠标,还有伟大的显示器先生……“stop,stop! ” 灰太狼的声音忽然出现了,“你会吗?”带着几丝分明的挑衅,“so  easy!”我忽然振作了萎靡的精神——我一定会回来的,随后,他便消失成星星了。对!把那该死的念头当成灰太狼,电脑什么的,写完作业再来诱惑我吧! 忽然之间我就豁达了,咬了咬牙,抓紧了笔,埋头苦写下去……

现在回想起来,心里有一种小小的骄傲,是伴随着那令人恐惧念头的消失而诞生的,或许这只是件小事,没有对白,没有情节,但我相信这是每个人在面对自己心灵诱惑时,都会经历的必定路程,人性本不相同,不同的人会作出不同的选择,但在想法诞生的时刻,我们尽力要做到的,是使在将来回忆的自己,不后悔。

每每想起,便更加坚定自己坚持下去的决心。

那一次,我真的很棒……

 

 

6、    那天,我捡到了快乐的钥匙

你怎么了?我在心里问自己。

我不快乐。无声的回应着,我闷闷不乐地背着书包往家走,考试失利,100分的科学单元卷才考了93,全班的名次,我在心里数了数,哎,也就是十几名。每次都是这样,睁大眼睛答题,发下试卷才发现自己有多粗心,我怎么啦?老是不在状态……

“回来了?”到家后,妈妈淡淡的问,“嗯”我扔下书包走进卧室,仰躺在床上。天花板光亮亮的,却不知道望向他的人心中一片阴暗啊。我用拳头敲了敲额头,“你该改改粗心的毛病了!”一遍遍警告自己,成效未果啊。

“吃饭喽——”妈妈喊我,我慢吞吞地踱向厨房,闷闷的坐下,低头扒饭,“呀,我女儿今天怎么了?”爸爸一脸“不太正经”地问,嘴里含着块排骨,我手舞足蹈且含糊不清地将今天的事吐了一遍,正准备接受妈妈的“口水大炮”,爸爸却一脸苦笑摇了摇头,“我早说吧,你这老毛病不改,以后等着吃亏!”我哑然,的确爸爸这话不知念叨了几遍,我却从未在意,“我改不了啊。”我挺委屈地说,不是不愿意改,只是根太深了,不好拔啊,“你改不了,让你把帮你改。”妈妈一脸不平地等着刚打断她说话的爸爸,“哈?”我笑了起来,爸爸帮我改毛病? 殊不知平日里他自己也是个大马哈。

话这么说,我却一点儿没放在心上,吃完饭后安分地写作业去了,半天过后,房门被打开,爸爸手拿一叠资料晃晃悠悠进来了,“爸,你干什么?”我诧异的问,“少废话,快些你的作业,不许吃零食。”说着。伸手夺走我的薯片,我低头苦写,老爸不会真帮我改毛病吧……

“集中注意力!”爸爸说着食指弯曲,骨关节敲上我的脑袋,我正欲控诉,却见爸爸手指的地方,啊呀,方程没有检测,这要适当在考场上,老妈的语录,“一分三万啊!”我连忙讨好地笑,提笔修改。半小时以后,脑子上已不知挨了几下,不知不觉中却发现我的错误可真不少,下定决心,要努力改正了!

果然,在老爸的严格督察下,我有了不小的进步,连后来的某次数学考试也出现了比以往更少的失误,拿着试卷冲回家,心中洋溢着一种名曰快乐的喜悦!

快乐是什么?快乐是付出辛劳之后的回报,是跳一跳便能伸手摘到的桃子。模糊而抽象的快乐是一座宝藏,那一天我在心里看到一颗种子,收获成绩后,无意间,我捡到快乐的钥匙!

 

  
7、  那声叫喊值得回味

和A提着一袋子的零食从超市回来,俩人百无聊赖地在街上走着,有一搭没一搭地扯话题。A时不时和我说些她班上的趣事。两个女孩在街头谈天说地,常被对方逗得咯咯直笑。

A眉飞色舞地说着,忽然便戛然而止,我不清楚她为什么停住,只是顺着她睁大的瞳孔所映出的景象望去,惊恐的目光锁定在几个从前面路口拐出来的新疆青年身上。三个人并排地右拐出来,后面有个中年人,走在前面的是两个十多岁的新疆男孩,路人一看皆知的团伙作案。我晃了晃A的手,“走吧,换支路,走在他们后面怪吓人的。”不曾想A却看上了瘾,“怕什么,我们这么小,谁能抢咱们?看看热闹吧。”

一听这话,我立刻吓得腿软,“几个小偷走在你前头,你不躲,还想看人家热闹?”我正想劝A换支路回去,却被她兴奋地揪住衣服,“你看你看!”她一边说,一边举起手指着,我急忙拍下她半抬的手臂,“你笨啊,指什么?”但还是下意识地转过头看,原来他们已经盯上了一名穿着时尚的女子,她在前面斜挎着包听电话,竟不料到后面已有六七人盯上自己,依然自我感觉良好地漫步街头。

我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发现几乎视线范围内的人都是照着同一方向看的——那名女子丝毫没有一样感觉,我瞪了一眼正看得出神的A,心想世上竟然还有比她还蠢的人。

与此同时,那两名新疆少年已快步跟上年轻女子,他俩互相看了一眼,默契地加快速度,一个男孩几乎进得离那女子只有四、五步的距离,这样的关头,既无人出来制止,也无人提醒那女子,街头依然响着此起彼伏的喧嚣,忽然,那个男孩快步向前跑去,几乎是一把抓住女子的包,她回头白突如其来的拉扯吓住了,惊恐地看着两个目光凶狠的少年,而此刻,后面的四个人却不慌不忙得走着。

“有小偷——”在这紧急万分的时刻我听到了一声稚嫩的喊声,在马路对面一个妇女牵着男孩的手,却一脸惊慌地看着他,很明显,她被男孩弱弱的叫喊吓坏了。而同时,抢包的少年已成功得手,与三名少年一同飞跑向一处拐口,那名中年新疆佬警惕地回头看了看,也快步离开。看来他们都未曾发现那呼喊的男孩,我替他捏了一把汗。而那名女子此刻竟拦下一辆出租车落荒而逃。历时仅约五分钟的盗窃一幕同时被街头十多人看在眼里,却在我看来如同闹剧一般的经过,悲剧般的结尾,整个过程处街头喧闹皆寂静无声,唯一惊心动魄的便是一名男孩的本能叫喊,但此刻,他也已不见。

我忽然觉出人性本能上的怯弱,在他人面对危险时,更多的人宁愿冷漠旁观,无声地成为看客。而其中,也包括我。那名男孩呢?你的呼叫是为何?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不知世俗,还是不经意间的义愤填膺?当岁月年轮穿梭飞快,当你也摩挲在时光的书扉,多年后,同样街头,相同经历,你又会怎样呢?本性的善良从未改变,亦愿相信是被一种叫做“俗世”的尘埃掩盖其上,但是否有一阵名曰“真善美”之风吹拂尘埃?

“有小偷——”着笔一刻似乎又听见这明亮的喊声,透出无数冷漠目光和惊恐眼神。像一串涟漪,悠悠荡在那街头,我心头。

 

 

  
8、  洗碗争夺战

“爸,吃菜,吃菜。”

“妈,吃菜,吃菜。”

   我拿着筷子,一会儿给爸爸夹菜,一会儿给妈妈夹菜,面部表情丰富多彩,不为别的,只是希望能够让他俩多吃些,为什么要多吃些? 因为吃多了,就吃的慢了,吃得慢了……哼哼哼,这洗碗的事儿就有着落了。

   我一面在心中暗自盘算,一面低头扒饭,还不时地朝爸妈碗里多“侦探”几眼,目的明了,多吃菜嘛,有益“生”“辛”健康。

   我拼命吃饭,连汤也顾不上喝,嚼着干饭,心里努力催自己咽下,周日的饭桌分外安静,没有了平日的欢声笑语,沉默地像个战场。三人只顾低头扒饭,一点儿也不像平时那样有说有笑。

终于吃完了,虽然碗里还剩几粒米,不过我还是放下碗筷,不做声响地推开椅子,往门外走。“没人看见我,没人看见我,没人看见我……”我一面嘴里低声嘀咕,心里祈祷,一面小心地打开门,“等等,你上哪去?”我站住,回头,脸上露出典型的灿烂微笑。

“我……我吃完了,上楼……看书去”

“不洗碗了?”爸爸装模作样地问起来。

“不是你洗吗?”

“我洗?”爸爸立即急得放下碗,“你洗,我都工作一天了,你洗,你来洗。”就像个定时炸药包,人人躲之不及。

“我吃的最快,为什么我洗啊?”我一听也不乐意,连忙回头对妈妈说,“妈,我要上网去博客看看,你看我爸,一点也没发扬干一行,爱一行的敬业精神。”

“我都连着洗了一礼拜的碗了,今晚,你们自己商量着办吧。”妈妈全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我那是学校的作业啊,要是不写……”

爸爸却悠哉游哉地说:“那你完成作业后再来洗碗吧,只要洗了就行,早晚不介意的!”

我急得直跺脚,“不行,你也没洗碗啊,我的爹啊,你就弘扬伟大的父爱,替你女儿洗口碗吧!”

“怎么,不给你洗碗我就不是你爸了?”老爹鸡蛋里挑石头,我是多希望家长们能有所表现啊,不料俩人皆无表态。

顿时我计上心来,悄悄走到妈妈身边,想要母亲大人发个话放我一马,却不想被爸爸发现,“你要干什么?安分点,去洗碗吧!”我瞧他一脸得意,看了看耸着肩表示无奈的妈妈……料定自己败局已定。气鼓鼓地走到水槽边上,挤了一大坨洗洁精,开始放水。

“呃”打了个嗝,哎,今天真背,又是一轮败战。

 

 

  
9、  凌晨六点的启明星

习惯地打开电脑,坐在椅子上惬意地享受着即将到来的周末,靠在椅背上,惯性的打开QQ空间,往下拖动屏幕,看见一个怪有意思的投票“你是怎样暗示到岗不迟到?”“我是怎样按时到岗不迟到?”我扪心自问,刚想点击“自然醒”时,我突然记起每天早晨发生的事。关闭了投票窗口,细细回忆起来。

从小到大读书这么多年。我似乎从未迟到。即便偶尔会与上课铃“擦肩而过”但最后却是每每的“铤而走险”。因为我有一大法宝——妈妈。

每天早上在家里,起得最早的总是妈妈。因为妈妈要做饭,要买菜,要上班,妈妈要把家中每个成员从梦中摇醒,然后下楼准备早饭。但是细回想起,却从不知是谁摇醒的妈妈。

小时候不懂事,每天起床是一件特纠结的是,离开被窝开始又一天的工作,这件事来的比任何事都要痛苦。我憎恨起床。

“快,快,快——”妈妈每天早上走要催促我。但这样的声音听起来如此温暖。她在房间里来回的走,给我拿衣服,拉窗帘,打开窗户保持空气清新。等我从床上蠕动一番被妈妈折腾下来时,她又会去催促爸爸,“快起来,快起来”然后妈妈又下楼做饭。“快,快,快——”十多分钟后,妈妈又开始了她的口号呼喊,“吃饭了!饭凉了——”夏天的时候时间似乎更加紧迫,要起得早,否则饭会凉的很慢。

我从不知母亲是怎么在十多分钟内准备好一家人一桌的早饭,但现在的我用不着考虑这些,只要下楼,饭就已经盛好,“快吃了,等会儿还要上课呢!”妈妈已经习惯了紧张的节奏,不论什么步骤,她总喊着“快,快,快——”,因为我和爸爸都是慢性子。

渐渐地,“快,快,快——”似乎成为妈妈的口头禅,“快吃饭”“快睡觉”“快关电视”“快写作业”妈妈成天嘴里唠叨着这些,生活似乎已经压得她吐不出其他字眼。四十多个春秋迫使她那一头黑发中夹杂着些许银丝,可是“快,快,快——”她总是不忘记催促我们,开始从早晨蔓延到中午,由中午延伸至夜晚,一家人都开始“快”,习惯繁忙的生活节奏,习惯“快,快,快”的念叨,开始离不开“快”的生活。

我从未想过倘若有一天母亲再未来催我起床,生活会怎样,或许我会由被催促转型为催促。或许有一天我也会变成现在满口嚷“快”的母亲。但是我知道,在我生命中,在那一段时光里的凌晨六点,我的母亲,她是一颗带着“快”节奏的启明星,点亮每一个属于我的凌晨六点钟。

 

 

 10、    想象

  

在另一个世界

我是一个牧童

我用柳条催赶着

白云和黑云

走过彩虹

 

在另一个故事

我看见大海

她轻轻地,轻轻地

托着一只小船

在月亮下

缓缓摇摆

 

 

 

在另一个故事

我来到江南

梅雨季节

青砖桥上,狭窄小巷

雨水和泪水一起掺杂

 

在另一个时空

我不再是我

一切仿佛

妈妈,你会不会为了

一个陌生孩子的跌倒

心痛

 

  后记

 

喧闹的城市

繁华的街头

地铁一边

摇滚歌手,依旧空洞的歌喉

 

 

我不知道

究竟在找寻什么

耳边的风声,却依旧残留

 

夜灯霓虹

一醉春秋

挣扎的瞳孔幕后

是难以释怀的,邂逅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