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年少,书香满怀

快乐博客,快乐进步,快乐成长!

 
 
 

日志

 
 
关于我

96个青春少年手牵手,肩并肩走来啦,留下一路的欢声笑语。我们在这片天地里挥毫泼墨:诉说我们的生活故事,抒写我们的诗情壮语,记录我们的成长足迹。让我们一起在这片属于我们的天地中快乐博文,快乐生活,快乐成长吧! (梁超供稿)

网易考拉推荐

蒋婧缘—— 这些事.那些人  

2011-02-14 11:05:01|  分类: 青春·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言

 

  

 这些事,那些人,我们所遇见,我们将要遇见的,我们喜欢的,我们不再喜欢的,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是生活对我们的馈赠,也是我们所应该铭记和感激的,对于所谓的生活我已学会不再去抱怨。

  这些事,那些人,我们所看见的,我们将要看见的,我们淡忘的,我们永不再忘的,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是人生对我们的考验,也是我们所应该接受与享受,因为人生就是一场修行,承受的越多,收获的也会越多。

  这些事,那些人,教会了我快乐地欣赏世界,微笑,似乎就是幸福的潜名词,接下来的所有文章,不论是失败的亦是成功的,这些,那些,一个不少才能拼凑起了这段时光,所以,请扬起微笑,静静地欣赏失败与成功的交响乐。

 

 

 

 目录

【这些欢笑的日子】

1、拾一抹秋的记忆

2、同志们,为红烧肉而奋斗!(午夜凶铃版)

3、一个小窝和小家的故事

4、祝老师节日快乐

5、长潭湖之行

6、春节的前奏

7、路桥实验中学

【那些快乐的人】

8、爷爷的土地

9、背影

10、温暖冬日

 

 

【那些欢笑的日子】

 

拾一抹秋的记忆

  金色的银杏叶,静静地停泊在中心大道上,我、杨雪儿和周央一起在这杯树叶染上秋意的小道上漫步。

  一抹栖息在树干上的树叶,打了个哈欠,在这清新的午后,悄然坠落,“啪——”溅起了一地的阳光,我们在这阳光沉淀的地方仔细地寻找,那片最美的叶子,就像一个孩子在琳琅满目的商店里仔细挑选,却迟迟不定。在这泊满了秋日的赠礼的小道上,我真恨不得吧这里的叶子都塞进口袋里,它们有的小巧玲珑,不过半截拇指那么大,全身上下透着一种极接近于阳光的色彩,小小的叶脉躲进了浓浓的金色之中,让人不禁遐想,这棵树的根在这片土壤中不断地延伸,一点一点,一寸一寸地开始汲取,汲取这片土地里所埋藏的沉默已久,不吐不快的记忆,这纤细的叶脉所流淌的,所倾诉的,都是一份温暖的美的结晶,阳光在这儿流动着,风的痕迹在这里镌刻着,泥土的气息在这里萦绕着。一松手,就会随着风,沿着命运的轨迹,拖着长长的阳光的波纹,桨起桨落,消失在我视野的尽头。

  杨雪儿已经开始兴奋地挽留这秋的记忆——落叶。红色的枫叶,带着一点点的嫩黄,装进了口袋,她弯腰,黑溜溜的眼睛在不断地搜寻,伸手,又在这金灿灿的阳光的河流中捞起了载满回忆的小舟。

  或许,在多少年以后,这片叶子又会带着这个秋天的记忆,重新挂在校园的枝头。

 

同志们,为红烧肉而奋斗!(午夜凶铃版)

古人云:“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我此刻也深深地体会到了这种凄凉,沧桑的境界。

我拖着半残疾的脚在这慢慢长路上行进着,一手拎着已经被人民群众丢下的光杆司令——已经接近八成熟的杨雪儿同学,在反抗“万恶”的拉练的革命道路上奋斗着,烈日灼烤着大地,红绿灯在对面幽幽地闪着绿光,我不禁感觉背后有一阵阴森森的冷风吹过,刚刚还大汗淋漓的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呵呵……”

原以为马上可以端上餐桌的“烤全羊”杨雪儿,从她那黑夜般的头发之中抬起如绿灯般闪着绿光的眼睛,“我要吃肉!”

我几乎可以听见她的口水从牙缝中挤出来,又被狠狠地拖进了喉咙里,也可以听见她的牙正被磨得发出了阴森的惨叫声。

“我的肉不好吃……”

我惊恐地后退了一步。

“我要吃章蓓滢家的红烧肉!”

“红烧肉?”我突然被一种近乎疯狂的饥饿附体。

“呵呵……红烧肉……”我也用阴沉的声音说道

“呵呵……”杨雪儿眼中的绿光更亮了。

此刻,绿灯亮了——

我们带着一阵与这热血的拉练不同的阴风,“飘”向了章蓓滢。

“同志们!为红烧肉而奋斗!”我们波澜不惊地喊出了口号,一阵肉香从正前方飘来……

 正前方,章蓓滢在人群里打了个寒颤。

“今天怎么这么冷啊?”

一个小窝和小家的故事

    

 

 

风儿悠悠,携着云儿的手于天之彼端漫步,从那缕缕清风消逝之前,听着那来自远方的诉说,讲述着那沾着浪漫色彩的秋天诗歌一般的传说。大地回响着那衣角带着落叶芳香的自然的吐息,以及那叶儿迫不及待的低鸣,拾起一片落叶,细数那晕染着秋天色彩的时间的掌纹,抬起头,恍然间发现,那隔着蝉声的春的痕迹。

那是一个燕窝,不是很名贵的那种,而是一只燕子普普通通的小窝;那是一户人家,不是很富有的那种,而是一个孩子平平凡凡的小家,可是当他们沿着时光的生命线前进的时候,一条倘佯于蓝天白云之间的纵贯线,一条奔波于学校、家的两点一线。却意外得交错了,从此,那个小家拥抱着小窝,那个小窝依偎着小家,那个小窝已不再只是一只小鸟避风挡雨之所,总有一个人时常照顾着它,那个小家也不只是三个人的依靠的港湾,总有一只小鸟在它的身边嬉戏打闹,这两个小家组成了一个大家,尽管,小家依旧平凡,可那平凡之中又多出一丝幸福的味道,他们一起看雨滴拼凑,那一个纯净无瑕,美好到让上帝都幸福得溢出了泪水的童话,尽管——在那美妙的倾诉声背后,有鸟儿破了音的尖叫,;他们一起加固那美丽却又脆弱的小窝,尽管——女孩在心里盘算着要不要收租。幸福与回忆同步一点一点累积着。后来,鸟儿的家也变得拥挤,早上的女声独唱,变成了嘈杂的童声合唱;后来,这春的使者也随着春的脚步不告而别……

小黑,很高兴认识你。

明年春天再见,好吗?

 

 

 

 

 

 

 

 

祝老师节日快乐

  墨色正在天空中渲染,夜,像那快要滴落的水滴,一点一点下沉,一丝一缕地接近,那浓稠的黑,似乎下一秒,就要坠向大地。

  我们又不禁加快了脚步,快点!再快点!,快到那个所有梦萌生的地方去,漫步,大步,小跑,狂奔。越是接近,心中的那份期待与紧张就越溢出了一分,似乎不是在与时间,而是在与回忆竞赛,看谁先到达,我们的母校,路桥小学。

  一百米……十米……五米……一米……

  那反复闪现于脑海的校门,这一次,真真切切地出现在了眼前,这里,埋藏了太多太多的回忆与欢笑,梦想与泪水,似乎可以看见,七年前的小女孩百般无奈地被拽进了校门,七年后的女孩满心期待地和一大帮同学拥进了同一个校门。七年,改变了太多太多,也留下了太多,这儿的路,就如同自己的名字,闭上眼,就可以自然地浮现在眼前。拾阶而上,让一个个懵懂无知的孩子成了现在这样的人就在楼上了。

  倒计时似乎又继续响起

  五步……二步……一步……

  撞入眼帘的不是那熟悉的脸,而是跑得最快的陈柳伊和洪嘉迎失望的神情,她们张了张嘴,还是吐出了那句话
  “林老师不在……”

   啪——

   我似乎听见那悬于空中的夜色,狠狠地摔了下来,飞溅的碎片扎进了被一个人沉默的心里,黑暗,狞笑着,汹涌而来。

   “要不——去林老师班上的黑板留言?”

   “嗯——”

那深不可测的黑暗中,不知何时又挤满了灯光,争先恐后地吐露着幸福,就像一个个小太阳,心里顿时撒满了温暖。

“祝老师节日快乐!”

 那束小小的光芒,或许已经冲破了黑暗,去了它该去的地方

 

长潭湖之行

夕阳的影子被长潭湖的水一圈拥着一圈地化开了,小贩的叫卖声带着暖暖的倦意的融进了这流动的阳光里,太阳打了个哈欠,浓稠的潮水不知何时涌在了长长的大坝上,潮水一阵接着一阵带着午后独有的懒散和惬意抚摸着这个安睡如婴儿的世界,我深深地呼出一口气,那长长的累积与城市间的焦急,泡开了那暖色调的黄昏,轻泯一口,便心旷神怡。

表弟打开了车门,飞快地冲进了这暖暖的夕阳里,长潭的潮声似乎轻轻地远远地从那长长的大坝上跳跃着涌来,他像一只鱼儿,在这空气调和的水里尽情遨游。他的影子也半透明似地在地上打着滚儿,一切美好得像梦一样——飘渺而有梦幻。

“表姐!”它突然像从这安眠曲是的黄昏惊醒过来,略带着兴奋的声音抖了个大大的弧度,他张大了嘴叫道“看!”

我抬头,那大坝成一个极陡的坡,下面有着清澈的水和那脚丫贴着潮水的边缘尽情嬉戏的游人们,我的心骤然一抖,“不要吧?我最不擅长的就是斜坡了!”我努力住自己的声线让它别再显示出胆小的颤抖。

“切——”表弟似乎读懂了我的心思,利索地爬上了平台,整个身子向后倾着,像一只老练的壁虎在我不敢轻举妄动的斜坡上快速且自得地向下冲去,这个比我小的表弟都这么英勇,我这个当姐姐的不下去岂不丢脸?我望了一眼老妈,她鼓励的目光像是把我推向了那极陡且极长的大坝,得!没有退路了……为什么每次和我表弟出去都有这种胆力的挑战啊?

我把僵硬的脚搬到了平台上,望着那先前还挺懒散的潮水张牙舞爪地向我逼来,心里不觉地一哆嗦,俺的个娘啊,可以回去不?我往后僵硬地一望,一大堆亲戚冲我微微一笑,“啪——”希望破灭,回不去了……我咽了口口水,又让脚挪了几步,那潮水似乎可以冲我的脸扑来,不要啊!!我不要摔下去,管他什么面子!回去吧!回去吧!我又往后一看,那刚刚的几步路现在似乎很遥远,我转身的时候会不会重心不稳掉下去?恐惧有高了度,得,,冲吧……我让脚不断地交替,潮水走去, 脑子里一片空白,到了?到啦!!!

我欢呼着,跳跃着,心里似乎又有了勇气,显格外晴朗,把手伸进那含着阳光的水里,一种别样的心情包裹着我,在心里淡淡地弥漫

其实有些事,只要尝试也没什么难的,只是那眼一闭,心一横罢了。

 

 

 

 

 

 

 

 

春节的前奏

  “啪——”烟花展开了平淡无奇的夜幕,繁华的天上街市的喧闹,似乎从那个破了个口子的天空涌了出来,顿时,春节特有的纯红色的气息,坠落人间。

  就像点着了的爆竹“嘶——”火苗跳跃着蹿升,每个人的心都好像含了蜜似的卡在了嗓子眼,既焦急又有一种别样的幸福感。

  打从晚上二三点开始,一束又一束的烟花在天空中接踵绽放,让睡梦的人们一次又一次地惊醒,又含笑睡去——或许,这就是春节渐近的脚步声了吧?

  这还不算完,打从醒来的时候开始,就发现枝头上挂满了红红的灯笼,树干上裹上了金色的外壳,金兔子在那浓烈的红色的簇拥下四处乱蹦着。让人不禁遐想,是不是在那香甜的梦里,树上长出了红灯笼,金兔子自己跑出来嬉戏呢?

  爷爷似乎今儿个特别有精神,一大早就在家里上下忙乱着,大汗淋漓了还自得其乐,嚷着让我们这些小辈开始大扫除。家家户户的门上全贴满了崭新的红得发喜的春联,一个个都冲着过路的人们送上一句又一句的吉祥话,浓郁的中国红撒满了大街小巷。

  街上人潮涌动,似乎每个人的心里都揣着个高兴事儿,全都在脸上晒了出来,在阳光的照射下,满大街都飘着浓郁的幸福味儿。

  我拉着妈妈的手直嚷着:“我的红包呢?”

  妈妈笑着说:“大年三十再给你罗!”

  幸福的味道又浓了几分。

  而一切只有一个理由——春节快来啦!

 

 

 

 

 

 

 

 

路桥实验中学

  路桥实验中学坐落在石滨公园附近,不大的校园,却充满了梦想与期待,时光让人难忘的地方。

   北大门算是实验中学的序言,含着淡雅而博学的笑的大理石拥着张扬而极富朝气的花草,方与圆的交汇,给人予稳重而博学,轻狂而富青春气息的第一印象。

   走进北大门,迎面而来的是红色的天桥,它西牵行政楼以及八年级教学楼,南连实验楼,是校园里的一大亮点。

   在天桥的下边,中心大道向远方延伸,正值秋季,银杏叶在这大道上吧碎了一地的阳光拼成金色的秋天,每每漫步在这大道之上,总可以在这纷繁的叶子里,拾起一抹愉悦的心情,这几乎乐意说是学校里最具浪漫色彩的风景了,在中心大道的远处,国旗台上的国旗迎风招展,向所有学子昭示着我们是炎黄子孙,我们的一切都代表着祖国的一切。

八年级教学楼位于中心大道的左侧,八年级学生都在这儿学习,大楼共四层,光九鼎就有8个班,每班大约有50多个人,这儿设备齐全,可以让学生有个很好的学习条件。

中心大道右侧就是主题公园是个散心的好去处在它的东南角还有青青农场。

食宿大楼在主题公园的旁边,这是一座有温暖色彩的红色建筑,远远望去就像一个大暖炉,是学校最受欢迎的地点,而且它还肩负大型会议的重任,如果来到了实验中学就决不能错过哟。

操场就在食宿大楼的附近。

实验中学,这座伟大的学府,将会把人才源源不断地输送进社会这个大舞台。

 

 

爷爷的土地

 

在爷爷扎根的土地上,风中没有一丝杂质,没有城市的那被喧嚣和繁忙住型的所谓“繁华”,没有那如火车一般,燃烧着生命,麻木地奔向终点站的茫茫人海,没有那儒搦的无病呻吟,即使那声低柔的呻吟一经高楼的恐吓,便怯怯地止住声——它连发泄都被限制。

爷爷说,这是爷爷的爷爷向往之所。

儿时的我说,将来的我的土地,将会是爷爷的梦想之家。

可是-——

现在似乎什么都变了

爷爷变得蛮横,变得啰唆,变得不可理喻,他可以每天鸡蛋里挑骨头,只要我一干什么他所认为不行的事,便有一个声音蹦了出来“哎呀!你怎么可以这样呢,要知道·······”接着就是一连串的大道理;他可以每天早上弄出稀奇古怪的早餐,然后强迫着我全塞进胃里······那滚滚时间的鸿流,似乎在我们之间划出了道鸿沟,只能对网,却永远只能对望,却永远只能让满肚子的话淹没在时光“隆隆”之中。

 

 

   在爷爷扎根的那块土壤之中,风中总是没有一丝杂质,自由地飞舞,勇敢地闯荡,它可以穿梭于那稻田之间,谱出那它所构思的衣袖沾着稻香的幻想曲,它可以在那空旷的原野,来回自由地狂奔,那深深的脚步连成空灵却又奔放的追梦进行时,当那风玩到汗流浃背之时,风声后沉淀下的,没有疲惫和忧伤,那张开羽翼轻轻扎根的,只有带有时间纹路的记忆——爷爷说,这是爷爷的爷爷所向往的一方土地,这是他倾尽半生耕耘的风景。

 

背影

   夏日,阳光大喇喇地啃咬着大地,生气也似乎被炎热所淹没了,行人们如同没有灵魂的木偶,在这如同蒸炉般的大地上挪着步子。

  我躲在大树下,渴望乞得一丝阴凉,可是酷热的千万大军似乎包围了这里,吸取着这仅存的生命力,风在拼命逃亡,科追赶它的那似乎扎根在这小镇的烈日步步逼近,等到了我这儿,留下的只有它被汗浸湿的热乎乎的粗气。

  在这被炎热扭曲的街道上,我就像个不敌敌军的士兵,望着故乡的方向,渴望援军出现。

  “同学,坐车吗?”一辆黄包车威风凛凛地向我奔来。

  “恩恩!当然了!”我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恨不得一头扎进空调房里。这个三十出头的车夫,此刻在我看来,如同是那熔岩上向我漂来的冰川。

   我一跃,就跳上了车,这才开始仔细打量那个车夫。他并不算是普通的黄包车夫那种普遍的黝黑的肤色,他的皮肤,是如同黑土地上盖着白雪,白中又透着一种深邃的黑。让人有一种清新而又自然的感觉。

  也就像他骑的车一样,轻快,似乎一点也不费力,好像乐在其中一般,如风般穿梭在大街小巷,我似乎可以听见原本被炎热定格的空气开始在耳边呼呼作响。

  我正在发呆的当儿,他回过头来笑着说:“同学,你上几年级了?”

  我顿了一下还是吐出了真话“快初一了,小学刚毕业呢。”

  “学习好吗?”

  “一般吧。”

  “哦——那你可不如我女儿呢,她啊!就是我们镇里的第一,现在啊在城里念书呢,成绩啊可好了!我可真不是在吹!真的!我女儿啊,可厉害着呢!就为了孩子的那高分,你说我也得工作努力一点不是吗?这孩子啊!将来肯定比我有出息多了!……”

  他手舞足蹈地嚷着,大声地喊着,似乎在向全世界炫耀:“看!我女儿,多厉害!”一面还加快了蹬的速度,仿佛去的不是我家,而是他千里迢迢追寻的梦想,我似乎可以看见他眼里升起的小小的太阳,闪着幸福的光芒,那嘴角啊,似乎快咧到天上去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在那么多客人特地跑来载你吗?因为啊——你和我女儿差不多大呢!

   我看着他那不知是因为兴奋还是炎热流出的细密的汗水,心里应着:“或许,也因为你是一个父亲!“

  看着他的背影,我突然明白了,也许也只会有父亲,会那么傻地为别人的成功而欢呼高兴成那样,无私成那样。

  心里吹开了一阵阴凉。

  

 

 

 

 

 

 

温暖冬日

   “明天冷空气将迁入我市,……”我看着电视里的天气预报员冷冰冰地说出了这句话,我的嘴里还含着热乎乎的红烧肉,瞬间就降了温。

明天,又要包成个粽子去学校了……

迷迷糊糊地顶着个半梦半醒的脑袋迈进了校门,刚从车子里钻出来还带着余温的身体,一下子就被冷风浇了个透心凉,此刻,我觉得自己是大风大浪里的一张小帆,灌的全是风,于是乎,我就乘着帆,向教室杀了过去。

步入教室,被50多个人捂得暖烘烘的空气融化了寒冷,我喘了口气,正了正因狂奔而斜了的书包带,大步流星地向座位走去,正要开口向眼睛里明显还裹着层睡意的阮湛茵问声好,周央的声音就大大咧咧地冲了进来,“蒋婧缘!给你个东西!”我正被堵得发慌,她就面带着极度的兴奋,笑得好像那冬天还乐得发傻的太阳一样灿烂且单纯得耀眼,她兴奋地在书包袋里掏来掏去,故带神秘地冲我微微一瞟,就把一个蓝色的不明物体塞进了我的手里,这是什么?我迟疑地打开了包装,里头是一张贺卡,上面的小女孩,正笑得一脸温暖流连,带着周央风格的语句扬起周央特有的弧度,阿莫地向我笑了起来。

千丝万缕的暖,融化了整个冬天,真暖和啊——

 

 

 

 

后记

   这些事,那些人,这本作文集让我收获了曾经的自己,以最平常的心态,我会以最淳朴的笔记下那些人与这些事。

  这些事,那些人,让我学会了自足与乐观,开始以最美的角度写意人生,以最好的心情品尝时光。

  谢谢观赏,这些事与那些人。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