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年少,书香满怀

快乐博客,快乐进步,快乐成长!

 
 
 

日志

 
 
关于我

96个青春少年手牵手,肩并肩走来啦,留下一路的欢声笑语。我们在这片天地里挥毫泼墨:诉说我们的生活故事,抒写我们的诗情壮语,记录我们的成长足迹。让我们一起在这片属于我们的天地中快乐博文,快乐生活,快乐成长吧! (梁超供稿)

网易考拉推荐

赵卓君作文集—— 《微雨筹菊》  

2011-02-13 22:42:34|  分类: 青春·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目录: 

写在最前面

1. 理发记

2. 无题

3. 全家冷效应

4.红灯记

5.冬天.车上.我们一家

6. 翻车事故

7.温暖冬日

    8.那个香梨,那抹笑

9.那一天,我坚持了

10.童年回想

11.除夕之夜

12.随手入兜

后记

 

理发记

从小到大,对理发店都有一种抵触感,想着坐在椅子上,莫名其妙一阵头皮发麻后,头上就少了许多黑发,长长的马尾立刻就成了一撮稀疏到可怜的“小苗”,心里总有些留恋,不舍与不甘,总会想着,什么时候才能长回来呢?

小时候,被妈妈强行地拖进理发店,心不甘情不愿地被店员按在椅子上,看着镜子里披肩长发的自己,常常会想泪流满面地哀求妈妈“我可不可以不剪呢?”当然我料定这是不可能的,妈妈一定会当头泼我一脸冷水并冷定定地说,不行。于是撒娇的念头被我扼杀的在憧憬的摇篮里,我只得乖乖听话,因为我知道,即使哪天勇气从天而降,我会趁店员拿起剪刀的瞬间,忽然从椅子上跳起来并从人群拥挤的店内夺门而出,结果也只能是被他们揪出来。一般而言我的逃命计划,要么只能幻想,要么在跳下椅子的瞬间被妈妈瞪上一眼后,一脸献媚地说:“…我觉得这椅子不是很舒服,我来调一下高度……”除此以外,很少有第三种结果,或者干脆地挨上一顿骂。

本周六,在下又一次前去理发,心里依旧有一些不情愿。但料到结局不会在我手中发生逆转,我的上上策还是乖乖听话。店内墙上贴着许多种模特发型的图片,红、绿、蓝色的头发在晚上看上去的确吓人,我差一点脱口而出:“妖怪哪里跑——”但当我坐上椅子的刹那,心里又是一阵呼唤:我的头发啊……

感到头皮有一点发麻,一点一点咔嚓咔嚓的声音,然后在镜子里看见头发一点点被剪掉,这时候已经没有什么多余想法了,觉得时间就是在拖延自己的不舍,心想这罪受的,还不如自己在家里咔嚓一刀剪掉的畅快。

走出店门时,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摸了摸头顶上的那一小撮头发,稀疏的感觉又回来了。

哎 ,又是一出理发记。

 

无题

笔拿在手上,心里空空的,呆望着窗外,“啊欠——”我打了个喷嚏,收回思绪。

墙上的钟,时针指到了“6”,天越来越黑了,我拉上窗帘,仿佛拉开了一道与世间嘈杂纷争远离之门。

漫无目的地翻着日历,发现已经是28日了,时间过得真快,再没几天就是冬至了,去年的冬至,哈我还和表哥表姐们一起在肯德基胡吃海塞,还记得本来的饭前小点心被我们几个吃成了正餐。回家后没少挨家长同志们的批评。

日子一天天地溜走,那样的时光来去得像飞鱼一样自由,无影无踪。

笔头又一次驻在纸上,想起了什么,手不自主地动,在纸上莫名地涂鸦,想起了原来家附近的一个老太太,在我经过的时候总是很热情地招呼我“小赵!”,我很高兴地会答应,那样的招呼,在冬天的时候听上去这样温暖。真想再答应她一声啊,可惜再也没机会了,真怀念她啊。

打开电视,放的都是无聊肥皂剧,又一次关上。网友在群上说,歌唱《党啊,我亲爱的妈妈》歌手殷秀梅该去美国国籍,呵,看了以后,不禁冷笑,那也好,隔着个太平洋,唱时说不定更有感情了。中国真是个地大物博,滑稽百出的国家。

浑浑噩噩过了一天,没什么能写的,于是记下生活中的一些小细节,天气转凉了,身边的朋友注意身体啊。

 

全家冷效应

安安静静的早晨,一方阳光从窗前射进,我缩在被子里看墙上的钟,八点多了。好吧,我勉强从被窝里伸出手去拿毛衣,是该起来了。可刚伸出手,我就抖了抖,感觉上今天的确很冷,“忽然,妈妈打开门进来了,从衣柜里“哗啦哗啦”抽出一堆衣服,不知道的以为她要把我打包去南极呢。妈妈把衣服“哗哗”地扔到我床上,“今天比较冷,三件毛衣,戴上围巾,还有一件羽绒服,要快一点,饭凉了。”我听话地“哦”了一声,看来末日真的来了。

十五分钟以后:我站在镜子前,啊——多么美丽的场面,人与自然完完全全结合了起来,鄙人现在远似一个球,近看像灯笼,外面罩上一件白色的羽绒服,这架势,啧啧啧……“风萧萧兮易水寒,我一出门兮,无洞可钻——”我在心里肆意咏起此句,现在用在我身上实在是太巧当不过了。再看看脚底的一双雪地靴,我觉得我现在全身的幽默系数要比卓别林还高出少许。

我下楼,爸爸看见了,抿着嘴巴偷偷地笑,我怕就目前而言不论是谁看见我都是这个反应吧。爸爸一边笑,一边捂着肚子,我奇怪地上去探探,结果发现爸爸两只手不是捂着肚子,而是个热水带。哈哈,这次轮到我笑话爸爸了,没成想爸爸却马上闪开了,不知是为了躲我还是自己跑去给热水带充电,我来到餐桌前,津津有味地吃起饭来。

饭毕,也该去写作业了,只是不见了妈妈,咦,妈妈呢?我四处找寻起来,心想妈妈让我穿着这么厚重的衣服,自己在干什么,我悄悄地跑上楼,看见妈妈窝在沙发上,两手团在一起捂着一杯水,忘我地看着电视剧,原来妈妈也怕冷,不过为了少穿衣服,跑到这里来喝水了!

哎,一场滑稽的雪啊!我望了望窗外的雪白一片,他把我们全家都带进了“冷效应”时代!

 

红灯记

“等等——等等——”我在心里大喊着,无奈无济于事,还是与此绿灯擦肩一别。哎,,算了,我还是安分一点,再等个70秒吧。

哎呀,真是热啊。不知不觉,鼻梁上冒出一粒粒豆大的汗珠,太阳热辣辣地照射着,背上湿嗒嗒的,闷热、干燥的空气里杂夹着我的喘息声,额头上都是汗,顺着我的脸颊,一点一点地流到了撑着伞柄的手背上。运动过多,出汗果然也会多啊。早知赶不上,就不拼命向前冲了。

“嗨!”身后响起了熟悉的招呼声,哦,原来是老同学。我也很高兴地和她聊起了天,好久不见了,偶尔一聚,果然也是小有滋味,即便是于此车水马龙的闹市区里。“你不回家吗?”“嗯?”,我面露不解,此为何意?“我记得你家不是往…”“是啊,我家是往…”我恍然大悟,释然地将手指向前方。不料却看见暗淡的黄灯已经亮起,这意味着我又将默默等待70秒……她见我愣住的样子,不禁哈哈大笑。我也只得尴尬地陪笑着。

我站在原地,目送了一拨又一拨的行人,都是这漫长旅行中的匆匆过客啊。人生苦短,然70秒却极其漫长。加上这闷热夏天的背景,大汗淋漓并非难事,人行道旁的巴士站牌下,几个颇有闲情逸致的农民工同志正在热情洋溢地打着扑克。热情程度堪比当年下乡知青改革开放、建设国家的斗志。我被一股比当头烈日更加有吸引力的欢呼声给吸引跑了。围观的人可真是不少呢,我努力地挤进人群,“大叔,你让一下呗——”,而我又忽然想起什么,一拍脑袋!哎呀妈呀!绿灯!绿灯啊…我连忙退了出来,如同买一送一的商场促销活动一般,顺便拎着人民群众们的满满一袋子白眼溜了出来。拼命冲时,却又看见新一轮的红灯。我站在原地,不知是哭是笑。

这一回我可不敢掉以轻心了,两眼一步不差地盯着红灯看,额头上直冒汗珠,不住的拿出纸巾来擦。70秒果然很快过去,“3,2,1”我急忙冲上前去,又是满满一袋的奇异眼光…

踏在熟悉的人行道上,心里暖暖的,暗自笑了笑自己。好一出难忘的红灯记。

 

冬天.车上.我们一家

 

外面下着雨,我赶紧躲到车里,关上车门,今天真冷啊!

车里放着王菲的《红豆》,轻柔细腻的唱腔,自然悠悠的歌喉,我静静地听着,“最近有考试吗?”坐在前排的妈妈问我,“这个,这个......”“这个什么?”“......数学考试...”我长叹一口气,“考得怎么样?”“那个......还行吧”妈妈一脸“就知道你这次没考好”的表情,“怎么考得啊?”“这次不能怪我!”我连忙狡辩,生怕母尚大人降罪于我...不过这次算我命大,妈妈只是教训了我“下次努力,戒骄戒躁”也就过去了,我心里一阵发虚,谢天谢地!

我哈里哈气地点头,表示一定铭记领导教诲,绝对不负领导期望。吼吼吼吼,逃过一劫!

人行道上路灯一座座地往后退,车子向前疾驶,“哎,听说隔壁老李不知道哪里找来两张卡,说是昨天下午商业城办活动抽奖用的”妈妈和爸爸聊着天,我连忙把头探过去,不好意思地笑“商业城在哪?”妈妈无奈的看了我一眼,我知道我走路不记路名的坏习惯是该改一改了,“肯德基知道吗?”妈妈想了半天问我,“嗯哪,这是当然了,我怎么会不知肯德基呢?不过是那个肯德基?”妈妈想了一会儿,“商业城那里的肯德基啊。”我一听,愣了一会儿,顿时哈哈大笑,妈妈忽然醒悟过来,被我笑得不好意思了,自己也笑了笑。

我顿了顿,又开始讲起学校里的事,“妈,你们肯定没有听过我们班同学唱的歌”我自豪地说“哦?你们班同学唱歌很好听?”我听了,立刻咯咯地笑起来,真有趣!谁要是听了我们班同学的“动人歌声”,没准能立刻晕过去呢,“这倒不是,我们班现在唱歌很流行,大家都一展歌喉了!”说的时候,我看着窗外,心里忽然荡起班上同学的歌声,不禁抿着嘴巴想笑起来,“那你呢?你唱不唱啊?”爸爸不怀好意地问我,“当然不了! ”我立刻回绝,“为什么?听你的口气,你是唱的不好么?”妈妈开始和爸爸一起“进攻”我了,我连忙说“我这叫做‘真人不露相’!”这么一来,爸爸妈妈都笑了起来。

我看着窗外,一场冬雨正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车玻璃上凝结着一层微微的小水珠。我捂着手哈了一口气,冬天已经到了吧,可是感觉上却依旧温暖呢。

  

翻车事故

天越来越黑了。

抬头往窗外,蓝蓝的一片,浮杂着些许的阴暗。我看了看铺着翠绿壁纸墙上的挂钟,5点钟了。

我起身,拿上包,恭敬地向她们告了个别。看着门一点点地掩上,放心的骑上车,向家里奔去。

风一丝丝的吹来,驱散开我心里的炎热,空调房里的干燥,恨不得让我在四层楼窗口跃出。这自然的风,是一剂不错的滋润剂。我一边享受着,一边悠荡荡地蹬着车。向左手边的小巷子里拐去。难得走这条路。

窄窄的小巷,巷子里拐弯处有许多阴暗、翠绿的青苔,一户户人家的水管子接在转角处,流出的水滋润着它们。我提醒自己要小心,长满的苔藓是和西瓜皮一样能令人滑倒的武器,小巷子的拐角处,可见视角极小,万一…

我正想着,到了一处转角,龙头熟练地转向左,不想轮胎却与地上不知谁家泼出的洗米水打了滑。我挣扎着控制着,差一些就从车上摔下来。

“叮…” 耳边响起一阵急促的令人昏眩的车铃声,我来不及反应,已被一辆突如其来的自行车撞上,我们的前车胎相撞上,我的手指被夹在两个龙头的缝隙中,疼痛难忍。再也控制不住车。我滑倒了。

骑车的是一个约莫40岁的妇女,不知所谓何事,疯狂地蹬着车,撞了人,又仗着自己熟练车身,即刻跑了,我心想,真是肇事逃逸啊。

我来不及抱怨人已经趴在地上,和水泥路的剧烈摩擦使我的膝盖出了血。车子已经倒下,歪斜在一边,车轮不知恐惧地转着,还有链条打转的声音。

“哎呦!”一旁屋里的一个老太太急忙冲了出来,她颤巍巍的走过来,一把紧紧地抓住我的胳膊,又努力的将我扶起,疼痛使我嗫嚅着嘴唇,我已无力再言语。

接二连三地从前和后处的屋子里冲出人来,操着不同的口音,有的孩子大惊失措,一个大叔帮我扶起了车,它比我好一些。

刚刚老太太的屋里出来一个和我差不多大小的女孩,她拿着毛巾和创口贴。仔细地擦拭着我的伤口,小心翼翼地撕了上面的一层薄膜,眼神定定的看着擦伤处,轻轻贴了上去。

人群里开始有人指责,有人蹲下慰问,一个大妈说:“快让她推着车回去吧!”大家一致赞同,让我扶上车,渐渐地离开。

回家后,我仔细处理了伤口。日久天长,它逐渐愈合。而我的心里,那一份感激久久地生长着。

我时常再走那条路,但再未被人撞过,我曾试图去叩开那一扇门,希望能道一声谢,却被发现门虚掩着。或许搬走了罢,我想,继续释怀地前行。而每次多一回路过,心里便多了一份沉重。

 

  

 温暖冬日

“出门小心,路上仔细!”妈妈站在门口叮嘱我,“天气冷,骑车要注意安全!”我点头,暗暗在心里记下这些叮咛,出发了!

天气真的寒冷。今天的风很大,我眯着眼睛缩着脖子,逆着风踩着踏板。风吹来,挂在脸上又冷又疼,出冷门才知道要多穿衣服。冒着比逆向行驶更危险的行为——逆风行驶,我在街上骑着车。哎,这时候骑驴都比骑车要快。天很蓝云很白,骑车的姿势不太帅,我弓着腰,缩着手,郁闷地在心里吼:今天还真不是一般的冷。

自己一边在心里遣词造句,一边躲着寒风骑着车。“喀——”我愣了一下,心里发虚,什么声音呢——不会是……不容心里细思量,脚底已阵阵发凉,我瞪,我踩,我……行了,什么都不用说了,倒霉的链条啊,一定又掉了。我从车上下来,停下原地运动的步伐。

说实在的,的确无奈,我手里什么都没有,这破链条怎么修?更何况附近也没有修车铺,这可怎么办?我无奈地推着车在街上走,风还是很大,这么走下去,哪里是个头?

“哎——哎——”我回头,有人招呼的声音,一个约莫七十上下的老人骑着三轮车在后面向我招手,心里一阵悬疑,“小姑娘,你自行车怎么了?”我应道:“链条,链条掉了……”我低下头不好意思地说,“怪不得呢,我在后面看你推着车走了半天,有车不骑,一定是车出了问题,来,我帮你看看!”。老人热情地蹲下身来替我修车,我趁机打量了车上的东西,几筐菜罢了。老人穿着厚厚的棉袄,一顶毛毡帽扣在头上,手上黑乎乎的,也不戴上些什么,就熟练地伸手去摆弄链条,显然已经是“老手”了!

我在街上吹着寒风,看他一点一点地转动脚踏板,拨弄了几下链条,他竟然又给装回去了!老人起身拍了拍手,我看了看,黑乎乎的,还沾上了一些机油,顿时心里一阵暖意,“你试试看,能不能用了,”他从兜里掏出一块手帕,朴素的蓝色格子布,擦了几下。我连忙点头,兴高采烈地上了车,“能用,能用!”“哦,能用就好!”老头点头,“现在的孩子啊,连链条都不会装,哪像我们年轻的时候……”老人自顾自地念叨着,显然已经“情不自禁”了。他转过身上车,又慢悠悠地往前骑。我在一旁看得傻傻的,回过神来,才发现他已经骑远。

我转身,骑上车,这回轻便多了!在城市的车水马龙中,继续上路,阳光已投下,便再不感到寒冷,心里洋溢着受过帮助的感动。

谢谢你,老爷爷,您是那个冬天里,我所照耀到的最温暖的那束阳光。

时至今日,我依然能够感受到,那寸阳光在心房投下的迹象。

 

 

那个香梨,那抹笑

小时候,常爱坐在外婆家门口,冬天的时候,暖暖的冬阳从对面房子的屋檐上投下来闪耀地叫人睁不开眼睛。于是就眯缝着眼睛,一边听母亲和邻居们絮叨,一边两手撑着下巴,在门口晒太阳,坐在这儿干什么呢?我也不知道,仿佛在盼望着什么,在盼望些什么呢?我也不知道了。

“梨哎——苹果哎——” 远远地从那个巷口里传来的吆喝,一个苍老的声音,经过心里后,久不停息。对了,是那个老头!老头约莫有六十多岁了,剪着短、齐的头发,推着车子远远地从箱子那头走出来了,我很高兴看到他,他一来,邻居们会立即围上去,车上的水果总是很甜,大家或多或少会买一些尝尝,我就在旁边坐着,大家伙围上那车的时候,一个人在旁边傻傻地笑,我爱看热闹,但绝不凑热闹,因为当我围上去也装模作样地要帮母亲挑一些水果时,大人们往往会先拿我开刀,“怎么,你也要买水果吗?”“先拿钱来”一堆人的嬉笑声,我无言以对,但老头会很欣喜似地说:“这小姑娘真机灵,来,来,白送你一个梨,不要钱的,快尝尝吧!”只见他从车上仔细地挑了一个梨给我,递给我时,还小心地擦了擦。我当时小,甚至不确定老头一个月的收入够不够自己买一瓶海飞丝,别拿愣头愣脑地接过就走,妈妈一把拦住我,我识相地放了回去,“不要紧,来,送给你,一个梨值不了多少钱!”老头很和蔼地说,但是妈妈不同意,她把我赶回去,“你要是送这个梨给我,这袋子水果我可就都不买了!”老头憨憨地笑了笑,他拿了梨放在地上,对母亲说:“我就放在这儿,谁要谁拿走!”然后又专心地去做他的小本生意了。

他拿着那秤砣在仔细地打量着,熟练地找钱,他总是穿着件像中山装样式的蓝色外套,蓝色的衣服长期地穿着,也已洗得有些发白,朴素的衣着,我在心里欢喜地想,哪个里该有多甜呢?不过母亲没搭理他,摆出一副“不吃你这套”的架势,又把梨放了回去,“你做笔生意也不容易,自己留着吧。”老头笑了笑,不做声,依旧用秤砣称量着水果,却趁他们挑水果的时候,揣着梨给了我,“别告诉你妈妈!”他这样对我说,我点点头,心里美滋滋的。

大家挑好水果各自回家,我也就放下心来,正准备啃上一口梨时,拎着一袋子水果的妈妈站在我面前,瞪了我一眼。“哪里来的?”我傻了,指了指已经蹬车而去的老头,妈妈喊了一声“你的梨!”,老头回头,笑了笑,摆摆手,继续在小巷子里吆喝着“梨——苹果——”。

妈妈看了我一眼,“吃吧,别撑着!”我没心没肺地笑了笑,啃了一口,真甜啊!

如今我还是常去外婆家,我依旧常常坐在家门口,仿佛盼着些什么,盼着什么呢?现在的我也不知道,冬日的阳光再次洒下,那声吆喝,你来了吗?随即嘴角浮起一抹笑。

 

那一天,我坚持了

站在起跑线前,目光定定地注视着那只哨子,空气里只有大家的喘息声。

  我们都在等待着,等待着那类似于防空警报一般的尖鸣声,惟恐错过。

  “嘟——”哨子响了,来不及迟疑,来不及张望,大家向前冲去,迈着脚步,争先恐后,蜂拥先前,我有些害怕和心虚,八百米的坚持不是随便咬咬牙就能挺过去的。手心里一阵冰凉,鼻子上湿嗒嗒的,细密的汗珠遍布额头,脚底一阵麻木。紧张之时,已经没有知觉,只知向前。

“加油——加油——”跑道一边响起一阵欢呼,“哥斯拉——哥斯拉——”男生们一阵起哄声,我没有白眼,没有用红外线一样的目光紧盯他们。我知道我的目标,他并非轻易达到,与此同时,身后是一队长龙。我继续埋头,向前卖命得跑着。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脚步有些迟疑,吃力地迈开每一步,听见鞋底踏在跑道上的沉重的声音,心里开始疲惫,一个声音缓缓地喊着,好累,好累。两腿交换开始生硬,动作慢下来,我回头看了看,大家开始两手插腰,粗重的呼吸,身体开始不自主地左右晃动。但我不能输,回过头来,我对自己说。忽然又一次加快了脚步,开始猛烈奔跑。

“最后一圈!”我踏过那条白线后,体育老师不疼不痒地冒出一句,我看了他一眼,颇有站着说话不腰疼之势,他还得意洋洋地鞭策我们“快——快——”。

我的两肋这时有些疼痛,呼吸粗重且急促起来,脚步逐渐慢下来,“好累啊!”,我对自己说,身后传来的追赶声没有那么重要了,我只想躺下,随时随地的舒适开始变得重要,恨不能立即做到沙发上,让空调好好地是我清爽一番,鼻尖上豆大的汗珠往下掉,一阵内心巨大斗争后,不再犹豫了,我停了下来,缓缓走动。

脚步软软的,一阵晕眩,太阳依旧耀眼,800m的赛道,800m的拼搏,800m的疲惫,脑海里只剩下800m,一片800m,一堆800m,天啊,谁能让我好好地休息会儿…

“加油! 加油!”,呼喊声依旧热烈,心里开始变得急躁起来,开始渴望清新的夜风拂过脸颊,散走这一脸的燥热,但是,不容我在幻想中久留,体育老师的哨子就开始吹响,我知道这是在提示我们继续跑,我又开始迈腿了,伴着烈日与微微的疼痛感,向终点跑去。

在我重新鼓起勇气依然向前的时候,心里翻江倒海地想着许多。那一刻不论多么渴望休息,那一刻,不论多么渴望舒适,我依旧大踏步地前进,当我跨过终点线时,当秒表按停的那一瞬间,我感到欣慰与自豪,不仅是因为那3分32秒,更是因为,那一刻,我的奋勇向前。

真想大喊一声,那一天,我坚持了!

 

 
童年回想

 

今天整理书桌的时候,翻到了小学时候的毕业照,心里很感动,于是写了这首诗,《童年回想》。

 

 

月光下的嘈杂

心底里的涂鸦

熙熙攘攘的人群里

我抬起头,看见一片繁星发亮

江南小巷里的碎瓦

我悄悄地蹲下

捡起一片跑回家

一路上踉踉又跄跄

那个婆婆,会不会说我不听话?

 

小时候的害怕

只是没有光亮

一个人在黑黑的巷子里跑着

飞快的冲回家

 

小时候的寂寞

仅仅是因为没有洋娃娃

像小狄的长江7号

我也想找个人说说话

 

小时候的难过

纯粹是成绩单上的88

看着它,

眼睛会不争气地眨巴

泪水会哗啦哗啦地流下

 

小时候的快乐

就是和你玩耍

夕阳西下的时候

牵起对方的手

一起跑回家

当月光洒满地板

咱们趴在床底下

呱唧呱唧地唱歌说话

 

很多很多年以后

我又在十字路口遇见你了

你冲我微微一笑

最近好吗?

直到此时,我才发现

那些曾经许诺永不分离的你我她

如今早已散落在天涯

 

……

 

这首诗送给那些和我一起走过的人。不管是曾经,现在,或是将来。谢谢你们。

 

 

  

除夕之夜

  “上菜了——”随着舅舅的一声招呼,坐在位子上早已迫不及待的我和表哥表姐们顿时两眼圆睁,虽说下午已在厨房开过小灶,不过看到这些诱人美味的食物,大家还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不过不着急,马上就能吃了嘛!

     妈妈忙着把菜从厨房端出来,我们几个小伙计探长了脖子盯着食物:红烧鲫鱼,砂锅老鸭,四喜丸子,葱烧海参……眼看一道道菜上桌,我们可都忍不住了,各自伸出筷子朝向自己最爱吃的菜,也不论吃相,夹到再说呗!

     全家人难得聚在一起,吃一顿饭自然也就更香了。席间大家也不断地聊起天来,家长们讨论着最近有什么新闻,孩子的学习如何,还有一些家庭的琐事,孩子们乐此不疲地探讨着网络与电视剧,当然也少不了一个最关键的话题:压岁钱!要说这压岁钱嘛,各家有各家的价码,我们四个孩子就像是一个情报局的,事先向自己的家长打听好了数据,这不,趁着大人们聊天,各自汇报之后,就开始盘算自己今年能有多少收入了,一边吃一边算,那叫一个带劲儿啊!

     屋内一家人正聊得热火朝天,屋外不知是哪一家眼疾手快,已经点好了春雷,只听见“嘭”的一声响,忽然大家就愣住了。几秒钟后都反应过来,“是啊是啊,吃完饭就该放鞭炮了!”我们一听,吃得更快了,虽然大家都不再是小孩子,不过说起鞭炮,这应该是每个人心中关于年的最深刻的部分了。

     爸爸带头出去,在门口摆好了烟花,便快快地点着了它们,我们几个小伙计就趴在门口看着,烟火飞快地冲上了天,“嘭”在空中炸开了,那一刻的绚烂,记得孩时是最渴望见到的。此时别家的春雷也开始放了,顿时深谙的天空热闹起来,隔壁的邻居点起了一挂挂炮,飞快的跑进了屋,我们在屋子里听着,心里暖和着。

     除夕的惯例是看春晚,吃完饭,放完炮,大家都飞快地坐在电视机前了,没人嘴里含着一颗糖,心里甜滋滋的。

     在每个人的盼望下,八点终于到了,随着主持人的报幕,表演拉开帷幕,每个人都喜笑颜开地盯着屏幕。我看了看窗外,天空开始渐渐静下来了,忽然一瞬间眼里噙了些泪花,一年又这样流过去了,我们都还好吧。

 

  

随手入兜

  我找,我找,我找找找……

                                                              题记

手表

“妈————”我的呼喊声穿透三层楼之后,妈妈疲惫的声音传来“怎么了?你又不见了什么宝贝?”知女莫若母,看来还是我妈了解我啊!我感叹不矣,不过没时间了,我得赶紧啊,小A正在等着我呢,“妈,你看见我的手表了没有?”我飞快地打开抽屉,心想:这里也没有啊…“手表?你的手表我怎么知道?昨天你用了放在哪里了?”我“哗啦”一下掀开了被子,心不在焉地答应“我要是记得还问你吗?”我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打开衣柜,昨天穿的衣服兜里也不见,哎,这破手表跑哪里去了。“那我就不知道了,你丢三落四的毛病可不可以改一改啊?”我看看壁钟已经快到点了,再不走可真来不及了呀,哎呀,管不了这么多了。我背起书包就往外冲,冲着妈妈说“我走了,下午回来啊。”然后开门就跑,边跑边郁闷,我的手表去哪了?

 

U盘

  习惯性地打开电脑,登陆QQ,咦?屏幕下方有头像闪动,是谁呢?打开一看才知道原来是小B,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留言上说要问我借一下U盘啊,当然可以了,我心想这么小的事儿,明天一定交给她,打开抽屉,刚要摸出U盘,天啊!竟然又不见了?我实在难以相信,明明下午才用过的,怎么几个小时之后就不见了?我实实在在恼火起来,心里不停地责怪自己,最近这几天怎么老丢东西?可是光是批评也没有用啊,小B明天就要用了,要是耽误她的事儿可怎么办?我放下心里的千万思绪,又开始在抽屉里摸索起来,我的习惯就是放在这里,怎么会无缘无故不见呢?我无精打采的趴在桌上,仰起脸仰望天花板。忽然,我低头一瞄,印象旁边那个绿色的是什么?我连忙蹲下身去拣起来,哎呀!正是我的U盘,怎么会掉到音响旁呢?,正苦无思绪时,忽然想起来,下午怕是没有放进抽屉,只是在桌上放着,可能不小心碰到地上了吧。这么一想,我才恍然大悟,我这丢三落四的毛病的确该改改了。

 

钥匙

真是奇怪啊,我开始掏兜,摸裤兜,可都没有找到记忆中的钥匙,这可怎么办?“吃饭喽——”妈妈在楼下喊我。我心急如焚地原地打转,随随便便“嗯”了一声,要是让妈妈知道我把钥匙弄丢了,别说吃饭,她不吃了我就是万岁了。可是这钥匙是的的确确找不到了,书包、衣兜、抽屉都没有踪迹。这回可完了。下午回来后,我开门,上楼,玩电脑,看电…我暗自推理,对了!我连忙奔向客厅,在沙发上来回摸索,左手右手各自拎着一个坐垫,又在茶几上翻来倒去,但这钥匙就是不现行。大胆妖怪,非要我拿照妖镜啊……“找什么呢?”爸爸忽然出现在身后,“钥,钥,钥匙……” “ 你看看这个是不是你的?”爸爸掏出一串钥匙来,我一看忙不迭点头,结果便问“爸,你在哪里找到的?”爸爸嗤之以鼻,“你自己插在门上忘记拔了。”我才想起来下午上门的确是插在门上了,爸爸用食指关节敲了我一下 “随手入兜,养成习惯啊。”

 

后记

  

喧闹的城市

繁华的街头

地铁一边

摇滚歌手,依旧空洞的歌喉

 

 

我不知道

究竟在找寻什么

耳边的风声,却依旧残留

 

夜灯霓虹

一醉春秋

挣扎的瞳孔幕后

是难以释怀的,邂逅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